Bongta      

銀匙歌, 達摩祖師相訣秘傳

상학(相學) : 2009.06.28 11:22


銀匙歌
     * 繁體(converted by hwp) : 일부 글자 잘못 전환된 것 있으니, 후반부 첨부 간체와 필히 대조 要.
       특히 컨버팅시 后->(後,后), 发->(發,髮) 등을 분별치 못하는 것은,
       컨버터가 아직은 인텔리전트하지 못한 때문임을 감안할 것.  
       또한 원본에 비해 일부 오탈자(誤脫字)가 발견되고 있으니, 유의 바람.


金鎖賦 銀匙歌
金鎖賦 麻衣先生撰

相法一家歸一理,文字徒多難以揆。
剛出諸家奧妙歌,書與後人容易記。
六害眉心親義絕,挽如秋月圓還缺。(1)
克妻刑子老不閑,作事弄巧反成拙。
山根斷兮早虛花,祖業飄零必破家。
兄弟無緣離祖宅,老來轉見事如麻。
眉交面黑神憔悴,愛管他人事掛懷。(2)
冷眼見人笑一面,不知毒在暗中來。
乍逢滿面有精神,久看原來色轉昏。
似此之人終壽短,縱然有壽亦孤貧。
五星六曜在人面,除眉之外怕偏斜。
耳偏目側未年破,鼻曲迎突四十年。(3)
讀盡詩書生得寒,千載文章不爲官。
平生雖有齊天志,怎奈騭難翼未開。
面大眉寒止秀才,唇掀齒露更多災。
終朝腳趾忙忙走,富貴平生不帶來。
上停短兮下停長,多成多敗道空亡。(4)
縱然管得成家計,猶如烈日照冰霜。
下停短兮上停長,必爲宰相待君王。
若是庶人生得此,金珠財寶滿倉箱。
形愛恢宏又怕肥,恢宏榮華肥死期。(5)
二十之上肥定死,四十形恢定發時。
瘦自瘦兮寒自寒,寒瘦之人不一般。(6)
瘦有精神終必達,寒雖形彩定孤單。
色怕嫩兮又怕姣,氣姣神嫩不相饒。(7)
老年色嫩招辛苦,少年色嫩不堅牢。
眉要曲兮不要直,曲直愚人不得知。
曲者多學又聰俊,直者刑妻又克兒。
髭鬢要黑又要稀,依稀見肉始爲奇。
最嫌濃濁焦黃色,父母東頭子在西。
議論爭差識者稀,附於金鎖與銀匙。

注:
(1)六害眉心,指心堂窄而紋破,或兩眉交鎖於印堂,眉粗濁散亂或斷裂亦是,主不利六親。
(2)面黑,意爲面帶黑滯氣,神憔悴即神枯之意,前者主運不通,後者主心事不通。
(3)鼻曲,伏吟。迎突,意爲鼻梁露鋒爲反吟。四十年,指四十歲後破敗,因鼻主四十至五十歲之運。
(4)上停長者主貴,盛世興,下停長者主富,亂世發,然有多成多敗之弱點。
(5)恢宏與肥胖有別,恢宏者五嶽相朝而有氣勢,形局巨大而骨肉相稱。肥者,肉多肉重而骨輕神短。恢宏主發達,肥主夭壽。
(6)瘦與寒有別,瘦者骨潤而不露,寒者粗而露骨。瘦者形神清奇,寒者形枯神孤,瘦者如鶴行輕盈飄逸,寒者如雨中孤鶴,落水之雞。
(7)色嫩者,少主夭亡,老主孤刑。


《銀匙歌》及其注解
股肱無包最是凶,兩頭如杖一般同。(1)
雖有祖田並父業,終須破敗受貧窮。
頭痕瘢剝最爲刑,羅網之中有一名。
若不克妻定害子,更及家道主伶仃。
相中最忌郎君面,男子郎君命不長。
女子郎君主淫欲,僧道孤獨卻無妨。
眉毛間斷至顴骨,常爲官非賣卻田。
克破妻兒三兩個,方教禍害不相纏。
好色之人眼帶花,莫教眼緊視人斜。
有毒無毒但看眼,蛇眼之人子打爹。(2)
無家可靠羊眼睛,卻向他人借信場。
更有禾倉高一寸,中年猶未有夫娘。
眼下凹時又主孤,陽空陰沒亦同途。(3)
卯酉不加雞卯樣,只宜養子與同居。(4)
下頭尖了作凶殃,典卻田園更賣塘。(5)
任是張良能計策,自然顛倒見狼當。
眼珠暴出惡因緣,自主家時卻賣田。(6)
更有白睛倉一半,也知不死在床前。
下頦趟天旺永年,邊城不破也無錢。
數年荒旱不欠來,只因上下庫相連。
鼻梁露骨是反吟,曲轉些兒是伏吟。
反吟相見是絕滅,伏吟相克淚淋漓。
眼兒帶秀心中巧,不讀詩書也可人。
手作百般人可受,縱然弄假也成真。
薄紗染皂出粟米,縱有妻時也沒兒。(7)
倘見山根低更斷,五年三次路邊啼。
淚痕深處排一點,眼下顴前起一星。(8)
左眼無男右無女,縱然稍有也相刑。
發際低凹幼無父,寒毛生角幼無娘。
左顴骨出父稱死,不死不刑便自傷。
文人眇眼陷文星,豹齒尖頭定沒名。(9)
任是文章過北鬥,卻如木屐不安釘。
眉重山根陷破財,更憂三十二年災。
土星端正終須發,土星不好去無回。
寒相之人肩過頭,享福之人耳壓肩。(10)
更有親情相不出,只因形似雨中雞。
大量之人眉高眼,眉眼相定不憂悲。
眉粗眼小不相當,寅年吃了卯年糧。
印堂三表是根基,只怕不長來犯之。
假如水星來救助,不教人受此饑寒。
上頭須有基橫樣,不停不均卻壞之。
綿腳之人成小輩,蠻蹄姑子是婆姨。(11)
八歲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發。
有無活計兩頭消,三十印堂莫帶煞。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准頭止。
禾倉祿以要相當,不識認莫亂指。
五二六三七十三,人中排來地閣間。
逐一推詳看福堂,火星百歲印堂添。
上下兩截分貴賤,倉庫平分定有無。
此是神仙真妙訣,莫將胡亂教庸夫。
胡僧兩眼名識堂,盡識人間善與惡。
不帶學堂不是賢,莫把此法亂相傳。
家風濟楚眉清秀,局促之人庫帶紋。
抬凳塵埃高一寸,只因眉似火燒塵。
准頭如熾紅更生,或在西時或在東。
若得兩頭無克處,假饒凶處不爲凶。
更有頤頦開兩井,准頭須帶兩頭紊。
倉庫空倒不由人,休說良田多萬傾。
大腳原業夭折災,髻頭可折在憎台。
耳聾眼患因羊刃,不折夭年也有災。
眉頭額角如龍虎,龍虎相爭定至愚。
連拉倉庫反爲災,鼻梁骨露不安居。
若是眉間容二指,此人開手賞便宜。
眼下若無凶星照,中年不祿亦豐腴。
中年倉庫看禾倉,禾倉有陷無屯儲。
須要田園入庫倉,禾倉平滿有禾餘。
取人性命面上黑,換人骨髓眼中紅。
見人觀喜心中破,見人眉皺太陽空。
有財不住無他事,只因倉庫有長針。
露井露竅不得全,那得浮生至晚年。
雖然不怕經官府,只無衣祿也無錢。
五三六三七十三,水星羅計要相參。
逐一分明定禍福,水星莫被土星覆。
數篇細語多金鎖,推明禍福令趨避。
試看人生無歸著,耳大無輪口無角。
不在東街賣燒鈍,便在西街賣坯飪。

注:
(1)指股骨和肱骨兩端同大,如杖者即中間無鼓起之意。
(2)蛇眼即眼小睛圓,紅而突,主心毒。羊眼即眼白多黑少而癡迷,主刑克。
(3)眼下即淚堂及三陰,陽空陰沒即三陰三陽凹缺。
(4)卯酉即兩顴骨,左爲卯,右爲酉,雞卯樣,意指圓潤,此句指兩顴如果尖露成鋒則克妻,克妻則無子。如兩顴圓潤如雞卯者,大吉。
(5)下頭即地閣和兩頤,宜寬闊而突,尖者貧窮。
(6)眼突者破家刑克,如眼白多而睛鼓,主凶亡。
(7)薄沙染皂,指眼蒙水光,主刑妻克子。
(8)意爲淚堂,三陰深凹,克子。
(9)眇眼即迎風流淚,豹齒,指齒尖露,尖頭即頭小額窄。
(10)肩過頭,指肩聳,耳壓肩指耳大垂肩。
(11)指大腳女人爲庸俗之流。


達摩祖師相訣秘傳

九年面壁,混混形骸,三累回光。糠秕世界,念彼此大千大千,人我空相色相。
竭曰:黃河之水天上來,根深不怕夭同擺
吾從渡海來,衣缽盡傳,只有相家衣缽無人。今日得而吾事寧矣,他年亡授愚夫,是逆天也,戒之慎之。

第一法 相主神 神有七

藏不晦 藏者不露也,晦者無神也。
安不愚 安者不動搖也,愚者不變通也。
發不露 發者發揚也,露者,輕佻也。
清不枯 清者神逼也,枯者清而死。
和不弱 和者可親,弱者可狎。
怒不爭 怒者正氣也,爭者戾氣也。
剛不孤 剛者可敬也,孤者可惡也。

第二法 神主眼(眼有七)

秀而正 秀者論其光,正者論其體。
細而長  細而不長,小巧之人。長而不細,則惡矣。
定而出 定則不露,然不出則愚人也。
出而入 出則有神,然不入則蕩子也。
上下不白 上白多必奸,下白多必刑。
視久不脫 足神也。
遇變不毛 有養也。

第三法 人身分十分

面六分 面平正,不虧損,爲得分數。
身四分 身堅硬, 不浮弱,爲得分數。    

第四法 人面分十貧

眼三分  眼正心亦正,作事終有進,眼正心不險,而要有神。正而無神,庸眼也,則作事不正。富貴之人一藝者亦有進。
最防流麗思似是卻爲非,流者,發業而似秀麗者,好色。而似有神思者,好惡。而似正非之分,毫厘不差,難矣哉。
額三分  額闊平,無紋助,眼倍有神,闊以橫言,平以直言無紋以少年言。若無秀異,神額難平,闊所得幾何。
眉口鼻耳二分、眉緊,鼻端平,眉須聳又明,海口仰弓形,晚運必享通。緊者,眉不疏散也。端者,正也。平者,直也。聳者,提起也。明者,棱角分明也。大而有收拾爲海,兩角朝上而不露齒,爲弓。晚運專指口言。

第五法

擇交在眼:眼惡者,情必薄。交之有害,然害者無心,不可不祥察也。
問貴在眼:未有眼而無神而貴且壽者。
問富在鼻:鼻爲土,土生金,厚而豐隆必富。
                           問壽在神:未有神不足。而壽且貴者,縱貴亦天也。
求全在聲:士農工商,聲亮必成,不亮無終。凡上相不出此五法,拘於口、耳、目、眉、額、手、足、背、腹之間者,凡庸相士也。

總訣第一 人當自悟 今不析言

所有三界第子十分入二歸,融通走至三味。即如是法 常轉,見世尊性,相佛法,煩惱火色相身,相可以見如否。凡所音相,皆是靜安赤,諸象生,無複無曰。不相富貴。相壽者,相無法,亦無非法相,示諸眾生若心取相,方備諸像,即見如來。如來有動神,有靜神,有出神,有入神,有窮神,五神足即見如來。如來有肉眼、有天眼、有慧神、有法眼、有佛眼,五眼足即見如來。
弟子鑒心意曰,我祖覽從神妙在總訣第一節二歸三昧之理,未易推測,不敢妄解,聊以臆見略釋第二第三第四節之意。身相節言,耳、目、口、鼻。諸身相俱好,不如心好,故曰,若心取相,即是相。無心相隨,心滅耳。此相家必有阻隔紋者在天蒼之間也,神動節即,專言五行,動神水也,得水行者,宜動,其色黑靜神土得土形者宜靜,其色黃,出神木也。以業生爲義,得木形者,宜形和清硬,其色清入神金也。以人物爲義,得金形者,宜堅小,其色白。窮神火也。得火形者,尖削其色赤。相生則和,相克則不和,皆先定其形,然後隨其身之變,而斷其順逆,無不驗者,若其得一形,而常有相生之色,助之,何往不利。肉眼節專論眼,我祖相人獨重眼,故特舉而申言之,肉眼者,眼下爲子宮肉,滿足安適而又不妍,則爲真肉眼必有大貴之子享其褒,封天色蒼碧,目睛碧如天色者,謂之天眼,必至期頤,慧者,聰也。乃秀目必富。文章登台閣法者律也,正也,眼下而不邪盼,其心爲端,可以寄生死。托妻子,善人,君子,富貴,壽考之相也。佛以慈悲爲主悲眼者,謂之佛眼,必好義施仁,而福及子孫,然慈眼終難識,目睛不露,不流動,不仰視,而又有光射入,可親不可畏,乃合佛眼耳。

總訣第二

天庭聳閣,早登榮還待印堂明。邊驛開明文事顯,父母此中管,義執驊馬間父母窗地步也。眉清入鬢,可圓名欲眼亦無厲,眉印常開明眉不指, 三十功史至。(不指言眉不指連也變) 。
目秀有神眼突出,眉骨高(眉骨高則能應目睛之安,故亦可登科)。淚堂斷抓,百無成富。限死分明。年壽准間具要起過,從妨兒子。鼻也掀出,財出入,到老家難立。兩顴高起不露骨。發在四十六。顴頤頦口,要有情,晚運此中分。須清疏最有力,五十相名益,耳當駭運不中評,老幼在精神(老幼耳,枯必死)五官正大,百事成,五骨粗肉重步履偏邪,老不安康,氣壯得昴首,眉一字,文人兼武事,莫於清處信人貴,孤夭多因是(清薄者妖,極清而有神者,大貴而孤)莫於濁處笑人愚,富貴每於期(富貴者多厚者)。

總訣第三

雨睛常開,栗陳貫朽,而常生災。開者,雨睛,水流向山根也,心險性急,而不好禮,因富而生災也。雙馬浮絲,役志勞形,而多隱利。驛馬左右綿隱隱浮紅黃之絲,則有奔馳之勞,而亦有小利,善人惡眼妻駑,亦可成殃。惡形如神,目或哭出或色黃,須考其平目是善人。而鼻准豐隆端正,則因妻子而至訟,亦無大害,有此相者,戒性暴,絕婢妾,幸免殃。
漆面銀牙,技藝多能文譽,禍生不測,必先青聚於印堂,位忽超升,必定見黃浮於年壽,小順大逆,只因瑣瑣形神。瑣瑣中亦清硬,故小順,後發先逆,必是悠悠堅難。此相身骨必清硬,但因年壽山根,常帶滯色。一開即晚發矣。痣在領前,以言取禍,痣在顎下,衣領之外也。壓藏襪內困貧得財,痣在陽物,眉間清白交加,作事成而無敗,眉間印堂也青白可見,而不定之色謂之。交加天倉止糠秕堆積,家業散而空;天倉白衣隱起如糠秕或不時如寒起栗,貧敗無疑。
眉清目秀者貴,誰知有極清夭媚秀之嫌。極清者眉目自覺有俗氣。必主出家無子,媚秀者如彩塑,神像可觀。而且不活動必主虛花不壽。
豐毗者富,須知有肉毗屍之異。角也屍行者,肥而免,死白也,二者必橫亡暴卒。司空黃內隱,黑財上訟異。虎耳白臼中認紅虛財追進此二節極應。唯氣色難辨,以黃白爲主,黑紅各觀方是。
                          
二十頸頂肉臃家同顏子,五十子宮肉起,難學商瞿。商瞿五十方有子肉,起妍肉,也故無子,行來幾度開情,燥急而難與同樂,開情方住步而解衣。(窮相也)別去三番四首,多疑面莫與同憂。別後頻頻回顧,疑而心險者,豈可與之言心。奸門陷而殺紋侵克妻必主二肉毗者全無。臥蠶厚而光澤,必生有五六,見人神色數變者,心歡謀經,則多疑而膽怯。聽言已盡未知者,心馳病至,非改常,則奸常,則奸險。准應一點上。侵壽回祿,須防(壽乃年壽,回祿火神)唇上數莖青入口,河伯催促,准頭黃亮,透天庭倉開,仍馬者仍開者,名高掇。天倉驛馬不黃亮,而止准間天庭黃亮者,中神清氣爽。印堂紅潤,逢險地愈見其奇者,都位不平順,或年當眼而惡露。或地不太高之頰也。險雖峻,神色騰之也。
神奪氣移,而色昏難遇,好方難逃,卒死,一時神氣足以殺人,部位卻給好。不能挽回首,自作賤耳,戒之慎之。
破般遇順風亦能航海,骨骼凡俗而得正色。長也,然終不永身。
真玉不出,石空自埋山,骨骼清健,色智不開,是矣一開則廊廟也。
                          
形如僧道者,必孤如神像,有女無子。面如桃花者,必嬌如橘皮者,晚得佳兒。語對人眼不對心,心疑而止專終非好相色,口就食不就口性貧而家必破敗,溝瀆之中而矣也,眼慈者,輕財財不聚,而不缺金眼黃者,困財雖多,而禍侵,妻子宮,黃中隱黑,妻子得財,中病作。昔有一個妻父死而無子,得家產告金,因而縱欲歿亡,即此色也。黃在黑上者應。
妾女宮白中隱紅,妾女死亡中訴興。亦有一官長因捶婢投井而去官。未曾投井之前兩月,即觀此色,甚應不差。
夫貴逼人清,最多孤鶴無子骨。大富同地厚,常似肥豬,不得終,腳跟不著地,面皮清薄,必見敗亡。說話多頭縮視膽,不一者終遭刑稿。鐵面真金塊紅器,大金行得金局。行雲流長應得源,深水形得水局。木秀內堅緊瘦不輕步,穩者方爲木形得木局。火明氣發,紅而不燥,色潤者,乃真陽火得火局。行雲流長應得源,深水形得水局。木秀內堅緊瘦不輕步,穩者方爲木形得木局。火明氣發,紅而不燥,色潤者,乃真陽火得火局。厚重者肉肥面紅潤色不滯,鎮靜者這安定,而活動不枯,更要發生土形而得土局,三十前,天庭印角印獨爲先,四十前,天倉眉眼,眼尤爲最。四十後至五十,鼻准顴骨人最怕露骨,五十至七十歲時,口齒必要須清髭硬。
婦人重德,不媚,不淫,不雄,不躁。幼兒易養,眼定骨堅,聲健囊黑,眼圓顴寬,威逼丹霄,禍遭刑殺商鞅之相。鼻垂須軟貪,而畏人死不葬身,鄧通之相。面訂忌口,有須者,時黑時黃,則人通,口者,金也,水黑我生也,土黃我生也。忌面矯忌,嫩有胡者,利時,黑時,黃則大利。理與上同,二節皆在剛柔,以老面庇,輕稱之道,心高語大,山根陷窄,到底無紋。心軟量寬,准頭量寬,准頭高滿,終身財裕,眉壓眼頤,侵顴,妻奪夫以,左奸黑,右眉高,妾讓妻位。步垂頭坐定,抖足笑如哭,睡開口不奸由孤。睛淡黃,眉聳昴,口開張語不揚,非貪即夭,左顴權紋忽起一紋增一累二紋,增二經三紋,壽至期頤。右顴青氣常,一月得一孫,二月得二甥,三月子生耳順。服以白色淺深爲重輕不知,日解青浮者眼立見,病以山根青黑,爲生死不知,眼神走脫者,病必亡。
目光有三脫:
無憂者以淺深分病死,無憂而目光視,病體發也,故以脫之深淺分病死。
有病者以動定別存亡,有病而後目光脫,則以瞳子這之定者爲死之兆。
遇事者,以陰陽分善惡,有變故而目光脫則分目之左右,以驗其事之吉凶左右。
神色有三疑。
                          
疑於常則陰事不測,久疑心必歉,疑於則病悔少根。無心之疑,小病立至,穎於身則死亡立見。百禮改常死之形也,形爲心役者,病事爲心役者,廣有主則虛也。心爲形役者貧。心爲事役者夭。心爲神役者奸,有主則實也。

總訣第四

火焰上炎,未笄而寡,謂火星太上發際高也。水流滿溢,垂老而單,謂溝洫平滿必無。日月高懸,臨太陰而孀慘。謂日月角高起必克夫,應在三十六八之部。林塚茂實,屈中正而龍騰。謂山林塚墓滿起,必在貴夫,應在中郎之部。
印庭火土常明,相夫登第,火土紅黃之色也。
常舍水土交錯,任意招賢。爲水木青黑之色,堂舍交錯於淚堂,精舍之部必淫。
耳輪反複,而高提防夫不一,眉梢斜散而橫掃破產非常。奸門不陷多子且賢。淚堂欲安,多女而貴。求子問妾,定須清穩,而年壽不隆。謂請臒之女,骨騰於肉,則氣血清明,必得子,加以長藏安穩,鼻不過高,子必多矣。年壽高大者,欺夫妨子。
娶妻問德,只要澀然而發膚馨潤,澀者羞也,知恥慎重也,默者不多言也。膚香發潤德之潤身也。
項強胸突,淩夫克子,而長永。弱者眼正而光不外射也。指要尖削肉少。
陽方向西,向中有肉無妒,陽方向爲女色,以白爲上,而必俗帶黃爲貴,夫子而有潤澤,深白淺紅,淫妒之婦也。
沉睛蕩足,掠鬢支頤於夢中,警有私言。沉思也蕩搖也。四者皆賢女也。得意則向人顛倒,豈是貞良。失意則向人懊怒,終非久遠。
眉目上指印堂,毒煞自遇爲肉。眉上頭向上,直指印堂,司空者,必毒夫,煞妾而自犯刑且多縊死。
顴准高陵年壽,妒凶制獨守孤孀。兩顴准頭,高於年壽者,多寡,致多德當於所忽不安時而孤動,如常者有德衍嗣,全在不貪嗜欲,而清健者必多子。

總訣第五

相骨先頭,次鼻,不粗不露爲佳。頭骨不論先後左右,有者必善,鼻骨露則破敗和,不粗不露,總論一身之骨,也不低骨附肉者佳。
相骨貴重賤輕,不浮不緊爲上。肉要直而順,橫肉必夭。而形浮者多天,緊者多賤。光潤者爲貴,大抵肉附骨者正之。
                          
相行重要,不昂藏者,重而賤貧,強健者安而富貴,坐如山嶽,而腰背須直硬,如峰巒之狀,必富貴悠久。而肩過於頤,筋骨倦弱者,不永之相也。
喜時帶怒,必是艱辛若之人。怒時反笑,定主刻厲堅根之性。對人頻頻偷視,莫與交遊。無人恨恨而自言,豈堪遠大。垂頭獨坐,心同豺狗,食多零落,身以絮萍。無痰常吐而吐而不收,先富後貧,(不收聲也)有話欲言;而言不足,有頭無尾,(不盡言也)。痰出而口常撮聚,必見破屋飄蓬。無事而動,每匆忙終是離宗困頓。紅絲纏眼,山根筋起者,重刑(犯重刑也)丹砂抹唇,滿面桃花色者,浪蕩(不定老也)相之,大段略備,然氣色之驗於禍福者,難於常識。再與爾微辯之。不可言傳,須自識之。
天道周歲,而有二十四節氣人面一年,亦在二十四變換,以五行配之,無不驗者,但氣色右妙如祥雲,親曰溫粹,可愛,方可貴也。如枯燥,暗惡,不獨難發,主脾胃心腹之疾,水災牢獄之厄。又氣色最爲難審,須於清明昧爽,精氣不亂之,觀之易也。若隔晚,酒色過度,易進易嫁,似明不明,似暗不暗,謂之流散。似醉不醉,似睡不睡,謂之氣濁。此以難決耳,慎之慎之。
夫氣色半月一換並,一節氣子時則變矣。欲辯四時之氣者,另其氣五色之所屬也。春青夏紅,秋白,冬黑,四季月要黃,及四時之正氣也。在於皮上者,謂之色。皮裹者,謂之氣。氣者如椒,如豆、如絲,隱於膚之內,細如春蠶之絲,凡察五方正色。木形有要青,火形人要紅,水形人要黑,忌白。火形色紅要帶青,忌黑。金形色白,要帶黃,忌紅。水形色黑要帶白,忌黃。土形色黃要帶紅忌青。乃五行生克之正氣也。
夫氣一而已矣,別而論之,則有三也,曰:自然之氣。曰:所養之氣。曰:所襲之氣,自然之氣,五行之秀氣也。吾稟受之其清。常存所養之氣,是集氣所生之氣也。吾能自安,物不能擾。所襲之氣,乃邪氣也。吾所存不厚,所養不充,則爲邪氣所襲矣。又推而廣之,則有青、赤、黃、白、五色也。
神大爲神有餘,神層爲神不足,氣過於神爲有餘,氣下於神爲氣不足,宜以意致,斷可驗矣。氣通五髒則有所見,世人之喜、怒、哀、樂一至於心。則神色斯變矣。又況疾病死生乎。
                          
青色,木色了。如晴天日將出之狀,而有潤澤爲正,爲吉,若幹枯凝結,閃閃不定,而白色者,爲克木,逆時,居財帛。破財居父母,則父母有疾。居子息,則子息有疾。赤色木生火爲滯氣,亦破耗,主官訟。口舌黃色,屬土木,克土爲財,主春月,爲祿旺。黑爲水之生木,雖如淡舌濃,亦主災禍,太重,主死亡。
紅色火色也。如隙中日影之色。而有滑澤爲正,爲吉,若焦烈燥煩,如火。熾而黑氣者,主大禍,居疾,厄主死。居官祿,主囚禁,降官,失職。白色爲金,主發財大旦。黃色,火生土,爲滯氣。財憂相半。青色爲木,生火太盛,亦生悲憂惡相半。
白色,金色也,如玉而有潤澤,爲正爲吉。若如粉如雪而起粟者,則主外孝。黑色爲滯氣,主破財,又主大病,赤爲火,克金,主官非口舌。家下虛驚,百不如意。青爲木,金克木,爲財憂喜相半。黃色土生金,謀事有成,百事稱心如意。
黑色,水色也。如漆有潤澤者,爲正爲吉。若如煙煤而暗色者,則主災,白色,爲金,生水,主財祿,黃色土克水,主災,主兒女有疾,有財帛,主在破,赤色爲火,多旺,反克爲財,太赤,亦生官非,不爲大害,亦散爲火,冬三月無氣,故也青爲滯氣,主破財,反爲有災,凡事不如意,冬有青色,防春瘟家病,度術福祿之也。
四季月,年壽宜黃如邪色,白主福,紅主訟,及患病破財。克火珠焰發者,主火災。青主驚恐,疾病,黑主大病,死亡。黃者,主疾病失脫。
以上氣色雖現,尤爲有,神色正而神脫,色亦空耳。色邪而神旺,色終莫能爲大災矣。


사용자 삽입 이미지



金锁赋 银匙歌
金锁赋 麻衣先生撰

相法一家归一理,文字徒多难以揆。
刚出诸家奥妙歌,书与后人容易记。
六害眉心亲义绝,挽如秋月圆还缺。(1)
克妻刑子老不闲,作事弄巧反成拙。
山根断兮早虚花,祖业飘零必破家。
兄弟无缘离祖宅,老来转见事如麻。
眉交面黑神憔悴,爱管他人事挂怀。(2)
冷眼见人笑一面,不知毒在暗中来。
乍逢满面有精神,久看原来色转昏。
似此之人终寿短,纵然有寿亦孤贫。
五星六曜在人面,除眉之外怕偏斜。
耳偏目侧未年破,鼻曲迎突四十年。(3)
读尽诗书生得寒,千载文章不为官。
平生虽有齐天志,怎奈骘难翼未开。
面大眉寒止秀才,唇掀齿露更多灾。
终朝脚趾忙忙走,富贵平生不带来。
上停短兮下停长,多成多败道空亡。(4)
纵然管得成家计,犹如烈日照冰霜。
下停短兮上停长,必为宰相待君王。
若是庶人生得此,金珠财宝满仓箱。
形爱恢宏又怕肥,恢宏荣华肥死期。(5)
二十之上肥定死,四十形恢定发时。
瘦自瘦兮寒自寒,寒瘦之人不一般。(6)
瘦有精神终必达,寒虽形彩定孤单。
色怕嫩兮又怕姣,气姣神嫩不相饶。(7)
老年色嫩招辛苦,少年色嫩不坚牢。
眉要曲兮不要直,曲直愚人不得知。
曲者多学又聪俊,直者刑妻又克儿。
髭鬓要黑又要稀,依稀见肉始为奇。
最嫌浓浊焦黄色,父母东头子在西。
议论争差识者稀,附于金锁与银匙。
注:(1)六害眉心,指心堂窄而纹破,或两眉交锁于印堂,眉粗浊散乱或断裂亦是,主不利六亲。
(2)面黑,意为面带黑滞气,神憔悴即神枯之意,前者主运不通,后者主心事不通。
(3)鼻曲,伏吟。迎突,意为鼻梁露锋为反吟。四十年,指四十岁后破败,因鼻主四十至五十岁之运。
(4)上停长者主贵,盛世兴,下停长者主富,乱世发,然有多成多败之弱点。
(5)恢宏与肥胖有别,恢宏者五岳相朝而有气势,形局巨大而骨肉相称。肥者,肉多肉重而骨轻神短。恢宏主发达,肥主夭寿。
(6)瘦与寒有别,瘦者骨润而不露,寒者粗而露骨。瘦者形神清奇,寒者形枯神孤,瘦者如鹤行轻盈飘逸,寒者如雨中孤鹤,落水之鸡。
(7)色嫩者,少主夭亡,老主孤刑。


《银匙歌》及其注解
股肱无包最是凶,两头如杖一般同。(1)
虽有祖田并父业,终须破败受贫穷。
头痕瘢剥最为刑,罗网之中有一名。
若不克妻定害子,更及家道主伶仃。
相中最忌郎君面,男子郎君命不长。
女子郎君主淫欲,僧道孤独却无妨。
眉毛间断至颧骨,常为官非卖却田。
克破妻儿三两个,方教祸害不相缠。
好色之人眼带花,莫教眼紧视人斜。
有毒无毒但看眼,蛇眼之人子打爹。(2)
无家可靠羊眼睛,却向他人借信场。
更有禾仓高一寸,中年犹未有夫娘。
眼下凹时又主孤,阳空阴没亦同途。(3)
卯酉不加鸡卯样,只宜养子与同居。(4)
下头尖了作凶殃,典却田园更卖塘。(5)
任是张良能计策,自然颠倒见狼当。
眼珠暴出恶因缘,自主家时却卖田。(6)
更有白睛仓一半,也知不死在床前。
下颏趟天旺永年,边城不破也无钱。
数年荒旱不欠来,只因上下库相连。
鼻梁露骨是反吟,曲转些儿是伏吟。
反吟相见是绝灭,伏吟相克泪淋漓。
眼儿带秀心中巧,不读诗书也可人。
手作百般人可受,纵然弄假也成真。
薄纱染皂出粟米,纵有妻时也没儿。(7)
倘见山根低更断,五年三次路边啼。
泪痕深处排一点,眼下颧前起一星。(8)
左眼无男右无女,纵然稍有也相刑。
发际低凹幼无父,寒毛生角幼无娘。
左颧骨出父称死,不死不刑便自伤。
文人眇眼陷文星,豹齿尖头定没名。(9)
任是文章过北斗,却如木屐不安钉。
眉重山根陷破财,更忧三十二年灾。
土星端正终须发,土星不好去无回。
寒相之人肩过头,享福之人耳压肩。(10)
更有亲情相不出,只因形似雨中鸡。
大量之人眉高眼,眉眼相定不忧悲。
眉粗眼小不相当,寅年吃了卯年粮。
印堂三表是根基,只怕不长来犯之。
假如水星来救助,不教人受此饥寒。
上头须有基横样,不停不均却坏之。
绵脚之人成小辈,蛮蹄姑子是婆姨。(11)
八岁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发。
有无活计两头消,三十印堂莫带煞。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准头止。
禾仓禄以要相当,不识认莫乱指。
五二六三七十三,人中排来地阁间。
逐一推详看福堂,火星百岁印堂添。
上下两截分贵贱,仓库平分定有无。
此是神仙真妙诀,莫将胡乱教庸夫。
胡僧两眼名识堂,尽识人间善与恶。
不带学堂不是贤,莫把此法乱相传。
家风济楚眉清秀,局促之人库带纹。
抬凳尘埃高一寸,只因眉似火烧尘。
准头如炽红更生,或在西时或在东。
若得两头无克处,假饶凶处不为凶。
更有颐颏开两井,准头须带两头紊。
仓库空倒不由人,休说良田多万倾。
大脚原业夭折灾,髻头可折在憎台。
耳聋眼患因羊刃,不折夭年也有灾。
眉头额角如龙虎,龙虎相争定至愚。
连拉仓库反为灾,鼻梁骨露不安居。
若是眉间容二指,此人开手赏便宜。
眼下若无凶星照,中年不禄亦丰腴。
中年仓库看禾仓,禾仓有陷无屯储。
须要田园入库仓,禾仓平满有禾余。
取人性命面上黑,换人骨髓眼中红。
见人观喜心中破,见人眉皱太阳空。
有财不住无他事,只因仓库有长针。
露井露窍不得全,那得浮生至晚年。
虽然不怕经官府,只无衣禄也无钱。
五三六三七十三,水星罗计要相参。
逐一分明定祸福,水星莫被土星覆。
数篇细语多金锁,推明祸福令趋避。
试看人生无归着,耳大无轮口无角。
不在东街卖烧钝,便在西街卖坯饪。
注:(1)指股骨和肱骨两端同大,如杖者即中间无鼓起之意。
(2)蛇眼即眼小睛圆,红而突,主心毒。羊眼即眼白多黑少而痴迷,主刑克。
(3)眼下即泪堂及三阴,阳空阴没即三阴三阳凹缺。
(4)卯酉即两颧骨,左为卯,右为酉,鸡卯样,意指圆润,此句指两颧如果尖露成锋则克妻,克妻则无子。如两颧圆润如鸡卯者,大吉。
(5)下头即地阁和两颐,宜宽阔而突,尖者贫穷。
(6)眼突者破家刑克,如眼白多而睛鼓,主凶亡。
(7)薄沙染皂,指眼蒙水光,主刑妻克子。
(8)意为泪堂,三阴深凹,克子。
(9)眇眼即迎风流泪,豹齿,指齿尖露,尖头即头小额窄。
(10)肩过头,指肩耸,耳压肩指耳大垂肩。
(11)指大脚女人为庸俗之流。


达摩祖师相诀秘传

九年面壁,混混形骸,三累回光。糠秕世界,念彼此大千大千,人我空相色相。
竭曰:黄河之水天上来,根深不怕夭同摆
吾从渡海来,衣钵尽传,只有相家衣钵无人。今日得而吾事宁矣,他年亡授愚夫,是逆天也,戒之慎之。

第一法 相主神 神有七

藏不晦 藏者不露也,晦者无神也。
安不愚 安者不动摇也,愚者不变通也。
发不露 发者发扬也,露者,轻佻也。
清不枯 清者神逼也,枯者清而死。
和不弱 和者可亲,弱者可狎。
怒不争 怒者正气也,争者戾气也。
刚不孤 刚者可敬也,孤者可恶也。

第二法 神主眼(眼有七)

秀而正 秀者论其光,正者论其体。
细而长  细而不长,小巧之人。长而不细,则恶矣。
定而出 定则不露,然不出则愚人也。
出而入 出则有神,然不入则荡子也。
上下不白 上白多必奸,下白多必刑。
视久不脱 足神也。
遇变不毛 有养也。

第三法 人身分十分

面六分 面平正,不亏损,为得分数。
身四分 身坚硬, 不浮弱,为得分数。    

第四法 人面分十贫

眼三分  眼正心亦正,作事终有进,眼正心不险,而要有神。正而无神,庸眼也,则作事不正。富贵之人一艺者亦有进。
最防流丽思似是却为非,流者,发业而似秀丽者,好色。而似有神思者,好恶。而似正非之分,毫厘不差,难矣哉。
额三分  额阔平,无纹助,眼倍有神,阔以横言,平以直言无纹以少年言。若无秀异,神额难平,阔所得几何。
眉口鼻耳二分、眉紧,鼻端平,眉须耸又明,海口仰弓形,晚运必享通。紧者,眉不疏散也。端者,正也。平者,直也。耸者,提起也。明者,棱角分明也。大而有收拾为海,两角朝上而不露齿,为弓。晚运专指口言。

第五法

择交在眼:眼恶者,情必薄。交之有害,然害者无心,不可不祥察也。
问贵在眼:未有眼而无神而贵且寿者。
问富在鼻:鼻为土,土生金,厚而丰隆必富。
                           问寿在神:未有神不足。而寿且贵者,纵贵亦天也。
求全在声:士农工商,声亮必成,不亮无终。凡上相不出此五法,拘于口、耳、目、眉、额、手、足、背、腹之间者,凡庸相士也。

总诀第一 人当自悟 今不析言

所有三界第子十分入二归,融通走至三味。即如是法 常转,见世尊性,相佛法,烦恼火色相身,相可以见如否。凡所音相,皆是静安赤,诸象生,无复无曰。不相富贵。相寿者,相无法,亦无非法相,示诸众生若心取相,方备诸像,即见如来。如来有动神,有静神,有出神,有入神,有穷神,五神足即见如来。如来有肉眼、有天眼、有慧神、有法眼、有佛眼,五眼足即见如来。
弟子鉴心意曰,我祖览从神妙在总诀第一节二归三昧之理,未易推测,不敢妄解,聊以臆见略释第二第三第四节之意。身相节言,耳、目、口、鼻。诸身相俱好,不如心好,故曰,若心取相,即是相。无心相随,心灭耳。此相家必有阻隔纹者在天苍之间也,神动节即,专言五行,动神水也,得水行者,宜动,其色黑静神土得土形者宜静,其色黄,出神木也。以业生为义,得木形者,宜形和清硬,其色清入神金也。以人物为义,得金形者,宜坚小,其色白。穷神火也。得火形者,尖削其色赤。相生则和,相克则不和,皆先定其形,然后随其身之变,而断其顺逆,无不验者,若其得一形,而常有相生之色,助之,何往不利。肉眼节专论眼,我祖相人独重眼,故特举而申言之,肉眼者,眼下为子宫肉,满足安适而又不妍,则为真肉眼必有大贵之子享其褒,封天色苍碧,目睛碧如天色者,谓之天眼,必至期颐,慧者,聪也。乃秀目必富。文章登台阁法者律也,正也,眼下而不邪盼,其心为端,可以寄生死。托妻子,善人,君子,富贵,寿考之相也。佛以慈悲为主悲眼者,谓之佛眼,必好义施仁,而福及子孙,然慈眼终难识,目睛
                        不露,不流动,不仰视,而又有光射入,可亲不可畏,乃合佛眼耳。

总诀第二

天庭耸阁,早登荣还待印堂明。边驿开明文事显,父母此中管,义执骅马间父母窗地步也。眉清入鬓,可圆名欲眼亦无厉,
                        眉印常开明眉不指, 三十功史至。(不指言眉不指连也变) 。
                        目秀有神眼突出,眉骨高(眉骨高则能应目睛之安,故亦可登科)。泪堂断抓,百无成富。限死分明。年寿准间具要起过,从妨儿子。鼻也掀出,财出入,到老家难立。两颧高起不露骨。发在四十六。颧颐颏口,要有情,晚运此中分。须清疏最有力,五十相名益,耳当骇运不中评,老幼在精神(老幼耳,枯必死)五官正大,百事成,五骨粗肉重步履偏邪,老不安康,气壮得昴首,眉一字,文人兼武事,莫于清处信人贵,孤夭多因是(清薄者妖,极清而有神者,大贵而孤)莫于浊处笑人愚,富贵每於期(富贵者多厚者)。

总诀第三

雨睛常开,栗陈贯朽,而常生灾。开者,雨睛,水流向山根也,心险性急,而不好礼,因富而生灾也。双马浮丝,役志劳形,而多隐利。驿马左右绵隐隐浮红黄之丝,则有奔驰之劳,而亦有小利,善人恶眼妻驽,亦可成殃。恶形如神,目或哭出或色黄,须考其平目是善人。而鼻准丰隆端正,则因妻子而至讼,亦无大害,有此相者,戒性暴,绝婢妾,幸免殃。
漆面银牙,技艺多能文誉,祸生不测,必先青聚于印堂,位忽超升,必定见黄浮于年寿,小顺大逆,只因琐琐形神。琐琐中亦清硬,故小顺,后发先逆,必是悠悠坚难。此相身骨必清硬,但因年寿山根,常带滞色。一开即晚发矣。痣在领前,以言取祸,痣在颚下,衣领之外也。压藏袜内困贫得财,痣在阳物,眉间清白交加,作事成而无败,眉间印堂也青白可见,而不定之色谓之。交加天仓止糠秕堆积,家业散而空;天仓白衣隐起如糠秕或不时如寒起栗,贫败无疑。
眉清目秀者贵,谁知有极清夭媚秀之嫌。极清者眉目自觉有俗气。必主出家无子,媚秀者如彩塑,神像可观。而且不活动必主虚花不寿。
丰毗者富,须知有肉毗尸之异。角也尸行者,肥而免,死白也,二者必横亡暴卒。司空黄内隐,黑财上讼异。虎耳白臼中认红虚财追进此二节极应。唯气色难辨,以黄白为主,黑红各观方是。
                          
                        二十颈顶肉臃家同颜子,五十子宫肉起,难学商瞿。商瞿五十方有子肉,起妍肉,也故无子,行来几度开情,燥急而难与同乐,开情方住步而解衣。(穷相也)别去三番四首,多疑面莫与同忧。别后频频回顾,疑而心险者,岂可与之言心。奸门陷而杀纹侵克妻必主二肉毗者全无。卧蚕厚而光泽,必生有五六,见人神色数变者,心欢谋经,则多疑而胆怯。听言已尽未知者,心驰病至,非改常,则奸常,则奸险。准应一点上。侵寿回禄,须防(寿乃年寿,回禄火神)唇上数茎青入口,河伯催促,准头黄亮,透天庭仓开,仍马者仍开者,名高掇。天仓驿马不黄亮,而止准间天庭黄亮者,中神清气爽。印堂红润,逢险地愈见其奇者,都位不平顺,或年当眼而恶露。或地不太高之颊也。险虽峻,神色腾之也。
神夺气移,而色昏难遇,好方难逃,卒死,一时神气足以杀人,部位却给好。不能挽回首,自作贱耳,戒之慎之。
破般遇顺风亦能航海,骨骼凡俗而得正色。长也,然终不永身。
真玉不出,石空自埋山,骨骼清健,色智不开,是矣一开则廊庙也。
                          
                        形如僧道者,必孤如神像,有女无子。面如桃花者,必娇如橘皮者,晚得佳儿。语对人眼不对心,心疑而止专终非好相色,口就食不就口性贫而家必破败,沟渎之中而矣也,眼慈者,轻财财不聚,而不缺金眼黄者,困财虽多,而祸侵,妻子宫,黄中隐黑,妻子得财,中病作。昔有一个妻父死而无子,得家产告金,因而纵欲殁亡,即此色也。黄在黑上者应。
妾女宫白中隐红,妾女死亡中诉兴。亦有一官长因捶婢投井而去官。未曾投井之前两月,即观此色,甚应不差。
夫贵逼人清,最多孤鹤无子骨。大富同地厚,常似肥猪,不得终,脚跟不着地,面皮清薄,必见败亡。说话多头缩视胆,不一者终遭刑稿。铁面真金块红器,大金行得金局。行云流长应得源,深水形得水局。木秀内坚紧瘦不轻步,稳者方为木形得木局。火明气发,红而不燥,色润者,乃真阳火得火局。行云流长应得源,深水形得水局。木秀内坚紧瘦不轻步,稳者方为木形得木局。火明气发,红而不燥,色润者,乃真阳火得火局。厚重者肉肥面红润色不滞,镇静者这安定,而活动不枯,更要发生土形而得土局,三十前,天庭印角印独为先,四十前,天仓眉眼,眼尤为最。四十后至五十,鼻准颧
                        骨人最怕露骨,五十至七十岁时,口齿必要须清髭硬。
妇人重德,不媚,不淫,不雄,不躁。幼儿易养,眼定骨坚,声健囊黑,眼圆颧宽,威逼丹霄,祸遭刑杀商鞅之相。鼻垂须软贪,而畏人死不葬身,邓通之相。面订忌口,有须者,时黑时黄,则人通,口者,金也,水黑我生也,土黄我生也。忌面矫忌,嫩有胡者,利时,黑时,黄则大利。理与上同,二节皆在刚柔,以老面庇,轻称之道,心高语大,山根陷窄,到底无纹。心软量宽,准头量宽,准头高满,终身财裕,眉压眼颐,侵颧,妻夺夫以,左奸黑,右眉高,妾让妻位。步垂头坐定,抖足笑如哭,睡开口不奸由孤。睛淡黄,眉耸昴,口开张语不扬,非贪即夭,左颧权纹忽起一纹增一累二纹,增二经三纹,寿至期颐。右颧青气常,一月得一孙,二月得二甥,三月子生耳顺。服以白色浅深为重轻不知,日解青浮者眼立见,病以山根青黑,为生死不知,眼神走脱者,病必亡。
目光有三脱:
无忧者以浅深分病死,无忧而目光视,病体发也,故以脱之深浅分病死。
有病者以动定别存亡,有病而后目光脱,则以瞳子这之定者为死之兆。
遇事者,以阴阳分善恶,有变故而目光脱则分目之左右,以验其事之吉凶左右。
神色有三疑。
                          
                        疑于常则阴事不测,久疑心必歉,疑于则病悔少根。无心之疑,小病立至,颖于身则死亡立见。百礼改常死之形也,形为心役者,病事为心役者,广有主则虚也。心为形役者贫。心为事役者夭。心为神役者奸,有主则实也。

总诀第四

火焰上炎,未笄而寡,谓火星太上发际高也。水流满溢,垂老而单,谓沟洫平满必无。日月高悬,临太阴而孀惨。谓日月角高起必克夫,应在三十六八之部。林冢茂实,屈中正而龙腾。谓山林冢墓满起,必在贵夫,应在中郎之部。
印庭火土常明,相夫登第,火土红黄之色也。
常舍水土交错,任意招贤。为水木青黑之色,堂舍交错于泪堂,精舍之部必淫。
耳轮反复,而高提防夫不一,眉梢斜散而横扫破产非常。奸门不陷多子且贤。泪堂欲安,多女而贵。求子问妾,定须清稳,而年寿不隆。谓请癯之女,骨腾于肉,则气血清明,必得子,加以长藏安稳,鼻不过高,子必多矣。年寿高大者,欺夫妨子。
娶妻问德,只要涩然而发肤馨润,涩者羞也,知耻慎重也,默者不多言也。肤香发润德之润身也。
项强胸突,凌夫克子,而长永。弱者眼正而光不外射也。指要尖削肉少。
阳方向西,向中有肉无妒,阳方向为女色,以白为上,而必俗带黄为贵,夫子而有润泽,深白浅红,淫妒之妇也。
沉睛荡足,掠鬓支颐于梦中,警有私言。沉思也荡摇也。四者皆贤女也。得意则向人颠倒,岂是贞良。失意则向人懊怒,终非久远。
眉目上指印堂,毒煞自遇为肉。眉上头向上,直指印堂,司空者,必毒夫,煞妾而自犯刑且多缢死。
颧准高陵年寿,妒凶制独守孤孀。两颧准头,高于年寿者,多寡,致多德当于所忽不安时而孤动,如常者有德衍嗣,全在不贪嗜欲,而清健者必多子。

总诀第五

相骨先头,次鼻,不粗不露为佳。头骨不论先后左右,有者必善,鼻骨露则破败和,不粗不露,总论一身之骨,也不低骨附肉者佳。
相骨贵重贱轻,不浮不紧为上。肉要直而顺,横肉必夭。而形浮者多天,紧者多贱。光润者为贵,大抵肉附骨者正之。
                          
                        相行重要,不昂藏者,重而贱贫,强健者安而富贵,坐如山岳,而腰背须直硬,如峰峦之状,必富贵悠久。而肩过于颐,筋骨倦弱者,不永之相也。
喜时带怒,必是艰辛若之人。怒时反笑,定主刻厉坚根之性。对人频频偷视,莫与交游。无人恨恨而自言,岂堪远大。垂头独坐,心同豺狗,食多零落,身以絮萍。无痰常吐而吐而不收,先富后贫,(不收声也)有话欲言;而言不足,有头无尾,(不尽言也)。痰出而口常撮聚,必见破屋飘蓬。无事而动,每匆忙终是离宗困顿。红丝缠眼,山根筋起者,重刑(犯重刑也)丹砂抹唇,满面桃花色者,浪荡(不定老也)相之,大段略备,然气色之验于祸福者,难于常识。再与尔微辩之。不可言传,须自识之。
天道周岁,而有二十四节气人面一年,亦在二十四变换,以五行配之,无不验者,但气色右妙如祥云,亲曰温粹,可爱,方可贵也。如枯燥,暗恶,不独难发,主脾胃心腹之疾,水灾牢狱之厄。又气色最为难审,须于清明昧爽,精气不乱之,观之易也。若隔晚,酒色过度,易进易嫁,似明不明,似暗不暗,谓之流散。似醉不醉,似睡不睡,谓之气浊。此以难决耳,慎之慎之。
夫气色半月一换并,一节气子时则变矣。欲辩四时之气者,另其气五色之所属也。春青夏红,秋白,冬黑,四季月要黄,及四时之正气也。在于皮上者,谓之色。皮裹者,谓之气。气者如椒,如豆、如丝,隐于肤之内,细如春蚕之丝,凡察五方正色。木形有要青,火形人要红,水形人要黑,忌白。火形色红要带青,忌黑。金形色白,要带黄,忌红。水形色黑要带白,忌黄。土形色黄要带红忌青。乃五行生克之正气也。
夫气一而已矣,别而论之,则有三也,曰:自然之气。曰:所养之气。曰:所袭之气,自然之气,五行之秀气也。吾禀受之其清。常存所养之气,是集气所生之气也。吾能自安,物不能扰。所袭之气,乃邪气也。吾所存不厚,所养不充,则为邪气所袭矣。又推而广之,则有青、赤、黄、白、五色也。
神大为神有余,神层为神不足,气过于神为有余,气下于神为气不足,宜以意致,断可验矣。气通五脏则有所见,世人之喜、怒、哀、乐一至于心。则神色斯变矣。又况疾病死生乎。
                          
                        青色,木色了。如晴天日将出之状,而有润泽为正,为吉,若干枯凝结,闪闪不定,而白色者,为克木,逆时,居财帛。破财居父母,则父母有疾。居子息,则子息有疾。赤色木生火为滞气,亦破耗,主官讼。口舌黄色,属土木,克土为财,主春月,为禄旺。黑为水之生木,虽如淡舌浓,亦主灾祸,太重,主死亡。
红色火色也。如隙中日影之色。而有滑泽为正,为吉,若焦烈燥烦,如火。炽而黑气者,主大祸,居疾,厄主死。居官禄,主囚禁,降官,失职。白色为金,主发财大旦。黄色,火生土,为滞气。财忧相半。青色为木,生火太盛,亦生悲忧恶相半。
白色,金色也,如玉而有润泽,为正为吉。若如粉如雪而起粟者,则主外孝。黑色为滞气,主破财,又主大病,赤为火,克金,主官非口舌。家下虚惊,百不如意。青为木,金克木,为财忧喜相半。黄色土生金,谋事有成,百事称心如意。
黑色,水色也。如漆有润泽者,为正为吉。若如烟煤而暗色者,则主灾,白色,为金,生水,主财禄,黄色土克水,主灾,主儿女有疾,有财帛,主在破,赤色为火,多旺,反克为财,太赤,亦生官非,不为大害,亦散为火,冬三月无气,故也青为滞气,主破财,反为有灾,凡事不如意,冬有青色,防春瘟家病,度术福禄之也。
四季月,年寿宜黄如邪色,白主福,红主讼,及患病破财。克火珠焰发者,主火灾。青主惊恐,疾病,黑主大病,死亡。黄者,主疾病失脱。
                           以上气色虽现,尤为有,神色正而神脱,色亦空耳。色邪而神旺,色终莫能为大灾矣。

'상학(相學)' 카테고리의 다른 글

流年運氣部位圖及運氣歌訣  (0) 2009.07.28
面相痣斑一百三十九部位歌訣  (0) 2009.07.01
洞玄賦  (0) 2009.06.30
銀匙歌, 達摩祖師相訣秘傳  (0) 2009.06.28
心相篇  (0) 2009.06.26
상(相)과 심(心)  (0) 2009.06.26
오바마 손금 분석 (중국어)  (2) 2009.06.26
Bongta LicenseBongta Stock License bottomtop
이 저작물은 봉타 저작자표시-비영리-변경금지 3.0 라이센스에 따라 이용행위에 제한을 받습니다.

  댓글 쓰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