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gta      

七發

소요유 : 2012.08.21 16:44


《七發》
同义词条:七发

  《七發》是賦史上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文心雕龍·雜文》說: 。枚乘搞豔,首制《七發》,腴詞雲構,誇麗風駭。蓋七竅所發,發乎嗜欲,始邪末正,所以戒膏粱之子也。”

原文


  楚太子有疾,而吳客往問之曰:“伏聞太子玉體不安,亦少間乎?”太子曰:“憊!謹謝客。”客因稱曰:“今時天下安寧,四宇和平,太子方富於年。意者久耽安樂,日夜無極,邪氣襲逆,中若節轖。紛屯澹淡,噓唏煩酲,惕惕怵怵,臥不得瞑。虛中重聽,惡聞人聲,精神越渫,百病鹹生。聰明眩曜,悦怒不平。久執不廢,大命乃傾。太子豈有是乎?”太子曰:“謹謝客。賴君之力,時時有之,然未至於是也。”客曰:“今夫貴人之子,必官居而閨處,内有保母,外有傅父,欲交無所。飲食則溫淳甘脆,脭醲肥厚;衣裳則雜遝曼煖,燂爍熱暑。雖有金石之堅,猶將銷鑠而挺解也,況其在觔骨之間乎哉?故曰:縱耳目之欲,恣支體之安者,傷血脈之和。且夫出輿入輦,命曰蹷痿之機;洞房清宮,命曰寒熱之媒;皓齒蛾眉,命曰伐性之斧;甘脆肥膿,命曰腐腸之藥。今太子膚色靡曼,四支委隨,觔骨挺解,血脈淫濯,手足堕窳;越女侍前,齊姬奉後;往來游宴,縱恣於曲房隱間之中。此甘餐毒藥,戲猛獸之爪牙也。所從來者至深遠,淹滯永久而不廢,雖令扁鵲治内,巫鹹治外,尚何及哉!今如太子之病者,獨宜世之君子,博見強識,承間語事,變度易意,常無離側,以爲羽翼。淹沉之樂,浩唐之心,遁佚之志,其奚由至哉!”

  太子曰:“諾。病己,請事此言。”

  客曰:“今太子之病,可無藥石針刺灸療而已,可以要言妙道說而去之,不欲聞之乎?”

  太子曰:“僕願聞之。”

  客曰:“龍門之桐,高百尺而無枝。中鬱結之輪菌,根扶疏以分離。上有千仞之峰,下臨百丈之谿。湍流溯波,又澹淡之。其根半死半生。冬則烈風漂霰、飛雪之所激也,夏則雷霆、霹靂之所感也。朝則鸝黄、鳱鴠鳴焉,暮則羈雌、迷鳥宿焉。獨鵠晨號乎其上,鹍雞哀鳴翔乎其下。於是背秋涉冬,使琴摯斫斬以爲琴,野繭之絲以爲弦,孤子之鉤以爲隱,九寡之珥以爲約。使師堂操暢,伯子牙爲之歌。歌曰:‘麥秀兮雉朝飛,向虛壑兮背槁槐,依絕區兮臨回溪。’飛鳥聞之,翕翼而不能去;野獸聞之,垂耳而不能行;蚑、蟜、螻、蟻聞之,拄喙而不能前。此亦天下之至悲也,太子能強起聽之乎?”

  太子曰:“僕病未能也。”

  客曰:“犓牛之腴,菜以筍蒲。肥狗之和,冒以山膚。楚苗之食,安胡之飰摶之不解,一啜而散。於是使伊尹煎熬,易牙調和。熊蹯之臑,芍藥之醬。薄耆之炙,鮮鯉之鱠。秋黄之蘇,白露之茹。蘭英之酒,酌以滌口。山梁之餐,豢豹之胎。小飰大歠,如湯沃雪。此亦天下之至美也,太子能強起嚐之乎?”

  太子曰:“僕病未能也。”

  客曰:“鍾、岱之牡,齒至之車;前似飛鳥,後類距虛,穱麥服處,躁中煩外。羈堅轡,附易路。於是伯樂相其前後,王良、造父爲之禦,秦缺、樓季爲之右。此兩人者,馬佚能止之,車覆能起之。於是使射千鎰之重,爭千里之逐。此亦天下之至駿也,太子能強起乘之乎?”

  太子曰:“僕病未能也。”

  客曰:“既登景夷之台,南望荆山,北望汝海,左江右湖,其樂無有。於是使博辯之士,原本山川,極命草木,比物屬事,離辭連類。浮游覽觀,乃下置酒於虞懷之宮。連廊四注,台城層構,紛紜玄綠。輦道邪交,黄池紆曲。溷章、白鷺,孔鳥、鶤鵠,鵷雛、鵁鶄,翠鬣紫纓。螭龍、德牧,邕邕群鳴。陽魚騰躍,奮翼振鱗。漃漻薵蓼,蔓草芳苓。女桑、河柳,素葉紫莖。苗松、豫章,條上造天。梧桐、並閭,極望成林。眾芳芬鬱,亂於五風。從容猗靡,消息陽陰。列坐縱酒,盪樂娛心。景春佐酒,杜連理音。滋味雜陳,餚糅錯該。練色娛目,流聲悦耳。於是乃發激楚之結風,颺鄭、衛之皓樂。使先施、徵舒、陽文、段幹、吳娃、閭、傅予之徒,雜裾垂髾,目窕心與;揄流波,雜杜若,蒙清塵,被蘭澤,嬿服而禦。此亦天下之靡麗皓侈廣博之樂也,太子能強起游乎?”

  太子曰:“僕病未能也。”

  客曰:“將爲太子馴騏驥之馬,駕飛軨之輿,乘牡駿之乘。右夏服之勁箭,左烏號之雕弓。游涉乎雲林,周馳乎蘭澤,弭節乎江潯。掩青蘋,游清風。陶陽氣,盪春心。逐狡獸,集輕禽。於是極犬馬之才,困野獸之足,窮相禦之智巧,恐虎豹,懾鷙鳥。逐馬鳴鑣,魚跨麋角。履游麕兔,蹈踐麖鹿,汗流沫墜,冤伏陵窘。無創而死者,固足充後乘矣。此校獵之至壯也,太子能強起游乎?”

  太子曰:“僕病未能也。”然陽氣見於眉宇之間,侵淫而上,幾滿大宅。

  客見太子有悦色,遂推而進之曰:“冥火薄天,兵車雷運,旍旗偃蹇,羽毛肅紛。馳騁角逐,慕味爭先。徼墨廣博,觀望之有圻。純粹全犧,獻之公門。”

  太子曰:“善!願複聞之。”

  客曰:“未既。於是榛林深澤,煙雲闇莫,兕虎並作。毅武孔猛,袒裼身薄。白刃磑磑,矛戟交錯。收穫掌功,賞賜金帛。掩蘋肆若,爲牧人席。旨酒嘉餚,羞炰賓客。湧觴並起,動心驚耳。誠不必悔,決絕以諾;貞信之色,形於金石。高歌陳唱,萬歲無斁。此真太子之所喜也,能強起耳游乎?”

  太子曰:“僕甚願從,直恐爲諸大夫累耳。”然而有起色矣。

  客曰: “將以八月之望,與諸侯遠方交游兄弟,並往觀濤乎廣陵之曲江。至則未見濤之形也,徒觀水力之所到,則恤然足以駭矣。觀其所駕軼者,所擢拔者,所颺汩者,所溫汾者,所滌汔者,雖有心略辭給,固未能縷形其所由然也。怳兮忽兮,聊兮栗兮,混汩汩兮,忽兮慌兮,俶兮儻兮,浩瀇瀁兮,慌曠曠兮。秉意乎南山,通望乎東海。虹洞兮蒼天,極慮乎崖涘。流攬無窮,歸神日母。汩乘流而下降兮,或不知其所止。或紛紜其流摺兮,忽繆往而不來。臨朱汜而遠逝兮,中虛煩而益怠。莫離散而發曙兮,内存心而自持。於是澡概胸中,灑練五藏,澹澉手足,頹濯發齒。揄棄恬怠,輸寫淟濁,分決狐疑,發皇耳目。當是之時,雖有淹病滯疾,猶將伸傴起躄,發瞽披聾而觀望之也,況直眇小煩懑,酲醲病酒之徒哉!故曰:發蒙解惑,不足以言也。”

  太子曰:“善,然則濤何氣哉?”

  答曰:“不記也,然聞於師曰,似神而非者三:疾雷聞百里;江水逆流,海水上潮;山出雲内,日夜不止。衍溢漂疾,波湧而濤起。其始起也,洪淋淋焉,若白鷺之下翔。其少進也,浩浩溰溰,如素車白馬帷蓋之張。其波湧而雲亂,擾擾焉如三軍之騰裝。其旁作而奔起者,飄飄焉如輕車之勒兵。六駕蛟龍,附從太白,純馳皓蜺,前後絡繹。顒顒卬卬,椐椐彊彊,莘莘將將。壁壘重堅,遝雜似軍行。訇隱匈礚,軋盤湧裔,原不可當。觀其兩旁。則滂渤怫鬱,闇漠感突,上擊下律,有似勇壯之卒,突怒而無畏。蹈壁沖津,窮曲隨隈,逾岸出追。遇者死,當者壞。初發乎或圍之津涯,荄軫穀分。回翔青篾,銜枚檀桓。弭節伍子之山,通厲骨母之場,凌赤岸,篲扶桑,横奔似雷行。誠奮厥武,如振如怒。沌沌渾渾,狀如奔馬。混混庉庉,聲如雷鼓。發怒庢遝,清升踰跇,侯波奮振,合戰於藉藉之口。鳥不及飛,魚不及回,獸不及走。紛紛翼翼,波湧雲亂,盪取南山,背擊北岸,覆虧丘陵,平夷西畔。險險戲戲,崩壞陂池,決勝乃罷。汩潺湲,披颺流灑。横暴之極,魚鱉失勢,顛倒偃側,沋沋湲湲,蒲伏連延。神物怪疑,不可勝言,直使人踣焉,洄闇淒愴焉。此天下怪異詭觀也,太子能強起觀之乎?”

  太子曰:“僕病,未能也。”

  客曰:“將爲太子奏方術之士有資略者,若莊周、魏牟、楊朱、墨濯、便蜎、詹何之倫,使之論天下之精微,理萬物之是非;孔、老覽觀,孟子持籌而算之,萬不失一。此亦天下要言妙道也,太子豈欲聞之乎?”

  於是太子據幾而起,曰:“渙乎若一聽聖人辯士之言。”澀然汗出,霍然病已。

注釋


  [1]《七發》是一篇諷諭性作品。賦中假設楚太子有病,吳客前去探望,分别用音樂、飲食、乘車、游宴、田獵、觀濤六事,步步誘導太子改變生活方式,最後要向太子引見方術之士,進天下要言妙道,太子乃霍然而愈。《七發》表現了漢大賦善於鋪張誇飾的特點。

  [2]問:探望,問候。

  [3]少間:指病稍稍痊愈。

  [4]因稱:就勢說。

  [5]四宇:四方。富於年:未來的年歲很多,即正當年輕。

  [6]耽:沉溺,迷戀。無極:沒有限度。襲逆:指侵入體内。逆:迎,受。結轖(sè):鬱結堵塞。轖:借爲“塞”。

  [7]紛屯:紛亂。澹淡:心神不定的樣子。噓唏:呻吟歎息。煩酲:煩悶如醉。酲,醉酒。惕惕怵怵:驚恐不安的樣子。瞑:通“眠”,小睡。

  [8]虛中:指身體虛弱。重聽:聽覺不靈敏。越渫(xiè):渙散。鹹:皆,都。

  [9]聰明:指聽覺和視覺,猶言耳目。眩曜:眩暈,眼冒金星,是眩暈的常見症狀。不平:失衡。

  [10]久執:指病魔長久纏身。廢:止,去。傾:倒。

  [11]“賴君”三句:靠國君的力量,天下太平,我得以享受安樂,以至於經常有此類病狀,但還未達到您說的這種地步。

  [12]宮居:居住在宮中。閨:宮中小門。這里泛指深宮。内:指宮中。外:指朝廷。傅父:負責教育輔導的老師。欲交無所:要結交朋友而沒有地方。

  [13]溫淳:指味道厚重。膬(cuì):同“脆”。脭(chéng):肥肉。醲(nóng):醇酒。

  [14]雜遝(tà):眾多的樣子。曼暖:輕細而又暖和。燂(xún):火熱。爍:熱。

  [15]銷鑠:熔化。挺解:松散,分散。

  [16]恣:放縱。支體:同“肢體”。傷血脈之和:損害血脈的調和。

  [17]輿輦:均爲車。蹶痿[ju6w5i]:都是麻痹、癱瘓的意思。機:征兆。

  [18]洞房:深邃的住宅。清官:清涼的房屋。寒熱:感寒或受熱。媒:媒介。

  [19]皓齒蛾眉:潔白的牙齒,像蠶蛾觸鬚一樣細長的眉,指代美女。性:性命。

  [20]膿:同“釀”。腐腸:使腸子腐爛。藥:指毒藥。都是比喻的說法。

  [21]靡曼:細嫩的樣子。四支:即四肢。委隨:麻木不靈便的樣子。淫濯:指血管擴張,血液循環受阻滯,不暢通。堕窳(yǔ):指手腳軟弱無力。

  [22]醼:通“宴”。曲房隱間:幽深的密室。

  [23]甘餐毒藥:把毒藥當鮮食吃。戲:玩耍。

  [24]淹滯:滯留、拖延。扁鵲:先秦時代的名醫。巫鹹:傳說商代的神巫,能通過巫法給人祛病,故雲“治外”。

  [25]獨宜:隻需要。宜,應該,需要。強識:強記。承間語事:間,機會。變度易意:改變太子的胸襟和思想。度,胸襟。羽翼:輔佐之人。

  [26]淹沈:耽溺沉迷。浩唐:同“浩盪”,縱情放恣。遁佚:放縱。

  [27]病已:病好了。請事此言:照這話去做。請,敬語。

  [28]無:不用。藥:泛指藥物。石:砭石,一種古代醫療器具。

  [29龍門:山名,今山西與陝西之間。桐:樹名,材質適合制琴。

  [30]鬱結:積聚。輪菌:紋理盤曲貌。根扶疏:指樹根在土中向四外伸展。

  [31]遡波:逆流之波。澹淡:水波搖盪的樣子。

  [32]霰:小雪粒。激:激盪。感:通“撼”,指桐木在夏天被雷電所震撼。

  [33]鸝黄:鳥名,即黄鸝。鳱鴠(hàndàn):鳥名,傳說似雞,冬無毛,晝夜鳴。羈雌:失群的雌鳥。迷鳥:迷失方向的鳥。

  [34]獨鵠:孤獨的黄鵠,鵠即天鵝。鹍(kūn)雞:鳥名,黄白色,長頸赤喙。

  [35]琴摯:即師摯,魯太師,因其工於鼓琴,故謂之“琴摯”。野繭之絲:野蠶繭的絲。鉤:衣帶的鉤。隱:琴上的一種裝飾。九寡:生有九個兒子的寡婦。《列女傳》:“魯之母師,九子之寡母也。不幸早失夫,獨與九子居。”珥:耳飾。約:琴徽。

  [36]師堂:古代樂師,一稱師襄,孔子曾向他學過琴。《暢》:相傳堯時琴曲名。伯牙子:即伯牙,古代善鼓琴者。

  [37]秀:指農作物結穗。蔪(jiān):麥芒。虛:空。壑:山穀。槁:枯。絕區:指懸崖、斷岸一類的地方。回溪:曲摺的溪流。

  [38]翕(xī):合。蚑(qí):蟲名,一種長蜘蛛。蟜(jiǎo):一種毒蟲。柱:支撑,張開。喙[hd]:嘴。

  [39]犓(chú)牛:即小牛。腴:腹下肥肉。筍:竹筍。蒲:即蒲菜,多年生草,葉細長而尖,其莖心細嫩可食。

  [40]和:羹。冒:通“筆”,用菜調和。山膚:植物名,即面耳,可食用。

  [41]苗:指苗民所產之稻米。安胡:即菰米。飰:同“飯”。摶(tuán):聚攏在一起。解:散開。啜:吃,嚐。

  [42]伊尹:商湯的大臣,相傳伊尹以烹任見長。易牙:春秋時人,以能善調味得到齊桓公的寵愛。

  [43]熊蹯:熊掌。胹(ér):爛熟。芍藥:古人常用作調料。

  [44]鱠(kuài):魚片。

  [45]蘇:即紫蘇,藥草名,可以食用。

  [46]豢豹:被人畜養着的豹。歠(chuò):飲。

  [47]鍾、岱:皆地名,屬古趙國,其地以產馬著名。牡:雄馬。齒至:指馬之年齒適中。

  [48]飛鳥:應作“飛鳧”,駿馬名。距虛:駿馬名。

  [49]穱(zhuō)麥:早熟的麥子。服處:謂飼馬使服食草料。躁中煩外:穱麥飼馬則馬肥,馬肥則易煩躁而亟思奔馳。

  [50]附:依附,憑藉。易路:平坦的道路。

  [51]王良:是春秋時晉國最善於駕車的人。造父:周穆王的禦者。秦缺:古之勇士。善疾走。樓季:戰國時魏國勇士。

  [52]佚:同“逸”,奔跑。

  [53]射:睹馬。爭:競賽。逐:奔跑。

  [54]景夷:台名,在今湖北省監利縣北。荆山:即獵山,在今湖北省境内。汝海:即汝水,源出河南嵩縣,東南流入淮河。江:長江。湖:洞庭湖。

  [55]離:附麗。“比”、“屬”、“麗”“連”四字同義,均爲連綴之意。

  [56]浮游:漫游。虞懷:宮名。

  [57]注:連通如水注。紛紜:猶言“繽紛”,盛貌。

  [58]輦道:馳行車輦的大道。邪交:縱横交錯。黄池:圍繞着城牆的水池。

  [59]溷章:鳥名,具體何鳥未詳。孔鳥:孔雀。鶤鵠:就是鹍雞。鵷雛:鳳凰。鵁鶄(jiāojīng):水鳥名,似鳧。鬣:頭頂上的毛。纓:頸毛。

  [60]螭龍、德牧:俱鳥名。邕邕:群鳥和鳴的聲音。

  [61]陽魚:即魚,古人以魚類屬陽,故稱。

  [62]漃漻(jìliáo):清靜之水。薵蓼(chóuliǎo)、芳苓:皆草名。

  [63]女桑:柔嫩的小桑樹。河柳:落葉亞喬木,高丈餘,夏、秋兩季開紅色小花。素葉:指女桑。紫莖:指河柳。

  [64]豫章:樟樹。條:枝。造:達到。

  [65]並閭:即棕櫚。極望:遠望。

  [66]五風:五方之風。二句言草木花色,香氣濃鬱,隨風飄盪。

  [67]消息:猶言偃息,風吹樹林,樹冠時高時低,樹葉時隱時現。陽陰:指樹林的當陽面和背陰面。

  [68]景春:戰國縱横家,善於辭令。杜連:古之善鼓琴者,傳說爲伯牙之師。

  [69]餚糅錯該:名貴的肉餚錯雜地陳列於前。該:備。

  [70]練色:選擇音色。流聲:零星唱幾句。按:這是這是正式演出前的准備活動,作准備都這樣好,可以想見正式演出的不凡了。

  [71]激楚:楚地歌曲名,因楚地音樂聲調激切,故稱。結風:歌曲結尾的餘聲。皓樂:優美、動聽的樂曲。

  [72]先施:即西施,越國美女。陽文:楚國美女。吳娃:吳國美女。閭娵:戰國時梁國魏嬰的美人。段幹、傅予:不詳何人。雜裾:用各種美彩盛飾的衣裾。髾(shāo):發髻後垂。目窕:窕同“挑”,用目光挑逗。心與:心中暗暗相許。

  [73]揄:引,取。流波:流水。被:通“披”,指用蘭花的香脂沐發潤身。嬿:同“燕”。禦:用。

  [74]靡麗:豪華。皓侈:盛大奢侈。

  [75]騏驥:駿馬。飛軨(líng):有窗的車。牡駿:雄駿馬。乘:後一個乘(shèng)作名詞。

  [76]夏:指夏後氏。服:“箙”之假借字,盛箭器。烏號:相傳是黄帝所用的弓,以柘木制成。雕:雕飾。

  [77]雲林:雲夢中的樹林。蘭澤:生有蘭草的大澤。江潯:江邊。

  [78]掩:休息。蘋:當作“薠”,陸生之草,屈原《九歌·湘夫人》:“登白薠兮騁望”。

  [79]陽氣:春天陽氣升。

  [80]相:向導。禦:駕車之人。

  [81]慴(zhé):畏懼。鷙鳥:猛禽。

  [82]鑣(biāo):馬勒旁横鐵。鳴鑣:鑣旁馬鈴子響。魚跨:似魚之騰躍。麋角:似麋之角逐。

  [83]麕(jūn):鹿一類的動物。麖(jīng)鹿:鹿一類的動物。汗流沫墜:狀犬馬奔馳之貌。沫墜,流下口沫。寃:同“冤”,構形是兔子屈身於冖下,這里指藏匿。寃伏陵窘:指禽獸躲藏窘迫的樣子。

  [84]這兩句是說就連那些體外沒有創傷而死的獵物,已足夠裝滿後面的車子了。

  [85]校獵:一種田獵方式。

  [86]浸淫:漸進貌。大宅:《文選》李善注謂“未詳”,六臣注始謂“面也”。按:當以穴位解之。眉宇之間爲印堂,印堂之上爲神庭,神庭之上爲上星,上星又名鬼堂、明堂、神堂,但是上星已入發際一寸,平常不可見,則從位置和名稱兩方面看隻有神庭最相符合。

  [87]冥火:指夜間縱火焚燒原野,以驅禽獸,這種狩獵方式起源很古。薄:迫近。雷運:言車輪運行,其聲如雷。偃蹇:高的樣子。羽毛:鳥羽和牛尾,都是旌旗上的裝飾物。肅紛:整齊而眾多。

  [88]味:指美味。

  [89]徼:邊界。墨:指燒田后土變成黑色。圻:通“垠”,邊界。

  [90]純、粹:指禽獸的毛色純一。全犧:身體完整,即前文所說“無創而死者”。

  [91]榛林:叢林。闇莫:昏暗不明貌。並作:一起出現。

  [92]孔:很,非常。袒裼(tǎnxī):指裸體。薄:靠近。指靠近禽獸搏擊。下句“白刃磑磑”之“磑磑”(ái):同“皚皚”,白的樣子,指刀光劍影。

  [93]掌功:指記錄功勞、成績。

  [94]掩:蓋。蘋:薠。肆:陳列。若:杜若。牧人:田官。

  [95]羞:精美的食物。炰(páo):用火烤熟的食物。

  [96]湧觴:滿杯。觴:盛酒器。

  [97]誠:忠誠。決絕:堅決。

  [98]貞信:誠信。金石:指樂器。

  [99]陳唱:久歌。無斁:無厭。

  [100]望:陰曆十五日。交游:朋友。廣陵:颺州。按:《七發》所記之潮是古代著名的廣陵潮。《樂府詩集·長幹曲》:“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揺。妾家楊子住,便弄廣陵潮。”

  [101]卹(xù)然:驚駭的樣子。

  [102]駕軼:超越,此指一浪高過一浪。擢拔:指浪頭高聳拔起。颺汩(yù):指波濤速度快,與《離騷》“汩餘若將不及兮”之“汩”同。溫汾:指水流結聚回轉。滌汔(qì):洗盪,沖刷。心略:心智謀略。辭給:敏捷的言辭。縷形:詳細描述。

  [103]怳兮忽兮:怳忽,同“恍惚”,形容江濤浩盪無際,令人看不真切。聊兮慄兮:聊栗,驚恐戰栗的樣子。混:水勢浩大。汩汩(gǔ):水流聲。俶兮儻兮:卓異獨特的樣子。瀇瀁(wǎngyáng):水熱浩大無邊的樣子,義近“汪洋”。慌曠曠:形容江濤茫茫一片。慌:義同“恍惚”。曠曠:空闊的樣子。

  [104]秉意:執意,指集中注意力。南山:指南山之下江濤壯觀處。通望:一直望到。通:徹。

  [105]虹洞:這里指水勢洶湧,上與天連接。極慮乎崖涘:指觀濤者竭盡思慮,想流覽潮水的盡頭。崖诶,水的邊際。

  [106]流攬:同“流覽”。日母:指太陽。

  [107]汩乘流而下降:指江濤迅速地顺水向下游流去。

  [108]繆(liáo):糾結在一起。

  [109]朱汜:地名。中虛煩而益怠:這句是說,觀濤者見波濤遠去心中空虛煩悶而精神也有些倦怠。

  [110]“莫離”二句:大意是說,觀濤以後,夜里心神散亂一直到天亮,自己才把心收起來保持安定情緒。莫:通“暮”。離散:指觀濤者觀濤之後心神散亂。發曙:天發亮。

  [111]澡概:洗濯。概,通“溉”。灑練、澉澹、頮(huì)濯:均洗滌之意。五藏:根據上下文,應指的五髒。

  [112]揄棄:抛棄,颺棄。恬怠:安逸懶惰。輸寫:排除。寫,通“瀉”。淟(tiǎn)濁:污垢。分決:分辨決斷。發皇耳目:使耳聰目明。皇,明。

  [113]淹病滯疾:指延挨日久的疾病。伸傴(yǔ):使傴僂者伸直腰板。起躄(bì):使跛足者起立行走。發瞽:使盲人重見光明。披聾:使聾子恢複聽覺。

  [114]直:隻。酲醲:指酒醉後的煩悶之感。

  [115]發蒙解惑:啟發愚蒙,解除迷惑。不足以言:不值得說。

  [116]氣:氣象,景象。

  [117]不記:沒有記載。似神而非:江濤似有神助、其實並非神力所致的。

  [118]疾雷聞百里:濤聲似疾雷,聞於百里之遠。這是特征之一。

  [119]上潮:漲潮。這是特征之二。

  [120]出内:通“出納”,指雲氣在山穀中出入。這是特征之三。

  [121]衍溢漂疾:指江水漲滿,流速很快。

  [122]洪淋淋焉:洪濤上空淋下。洪:洪水。

  [123]浩浩溰溰(ái):同前文“白刃磑磑”之“磑磑”,即“皚皚”,形容波濤在空中白茫茫一片。

  [124]雲亂:雲氣翻滾。擾擾焉:紛亂的樣子。騰裝:帶着裝備騰躍而起。

  [125]旁作:指波濤向兩旁湧起。輕車:一種兵車。這里指將帥所乘的指揮車。勒兵:統率軍隊。

  [126]太白:據《文選》李善注,即《淮南子》里的“馮遲太白”,就是河伯即河神。“六駕蛟龍”是說河伯出行以六蛟龍像馬那樣駕車。純:專也。皓蜺:素蜺。蜺:同“霓”,就是虹。這句是說波濤騰駕若白虹一般。

  [127]顒顒(yóng)卬卬(áng):高大的樣子。椐椐(jū)強強:形容江濤前後相隨的樣子。莘莘(xīn)將將(qiāng):形容波濤互相激盪的樣子。

  [128]“壁壘”二句:江濤重重叠叠如軍營的堅壁,遝雜眾多如軍隊的行列。

  [129]訇(hōng)隱匈磕(gài):都是象聲詞,形容江濤發出的巨大轟鳴聲。軋盤湧裔:形容波濤翻滾奔騰的樣子。軋:排擠。盤:盤桓。裔:流動。原:本。當:抵擋。

  [130]滂渤:同“磅礴”,形容氣勢。怫鬱:形容激怒。闇漠感突:形容江濤汪洋一片,左沖右突。感,通“撼”。上擊下律:向高空沖擊,向下墜落。律,當作“硉”(lù),石從高處滾下。

  [131]蹈壁沖津:指波濤拍打江岸,沖擊渡口。窮曲隨隈(wēi):指波濤沖向所有江岸彎曲之處。曲、隈,均指江水彎曲的地方。出追:超出沙灘。追:古“堆”字。

  [132]壞:崩壞。

  [133]或圍:疑爲地名。荄(gāi)軫穀分:草根被沖動,山穀被沖開。荄:據《說文》爲草根。軫,轉動。

  [134]回翔:指江水回鏇。青篾:地名,一說車名。銜枚:古代行軍時,士兵口中銜枚以免喧嘩,這里形容波濤初起時無聲前進。按:水勢浩大而初起時無聲,有似海嘯之初起。檀桓:同“盤桓”。

  [135]弭節:緩慢行進。伍子之山:即伍子山,因紀念伍子胥而得名。通厲:遠行。骨母之場:祭祀伍子胥的祠廟,“骨”爲“胥”之誤,胥母,山名,在今江蘇省。《論衡·書虛篇》載,吳王殺伍子胥,投於江中,子胥恚恨,驅水爲滔,以溺殺人。一些地方立子胥廟,慰其恨心,以止怒濤。按:過去江浙一帶多有伍祠,廣陵潮到此稍作停頓,因爲伍子胥也。

  [136]凌赤岸:超越赤岸。赤岸,地名。篲(huì)扶桑:掃向扶桑。篲:掃帚,用作動詞。扶桑,神話傳說中的日出之處。雷行:如疾雷般迅行。

  [137]誠奮厥武:確實發揮了它的威武。振:通“震”,盛怒的意思。

  [138]沌沌(tún)渾渾:波濤相逐的樣子。沌:《廣韻·魂韻》,“水勢”。

  [139]混混庉庉(tún):波濤相逐。就是“沌沌渾渾”換個樣子又說一次。

  [140]庢(zhì):阻礙。遝:激濺而出。清升:清波升起。踰跇(yì):超越。侯:波神,這里以侯波代指大波。藉藉:地名。

  [141]“鳥不”三句:從側面顯示波濤的迅猛異常。回,回轉。

  [142]紛紛翼翼:繁多的樣子。盪取南山:向南沖盪。取:通“趨”,趨向。背擊:回擊。覆虧:傾覆虧蝕。夷:平,指盪平。畔:岸。

  [143]險險戲戲:危險的樣子。戲戲:通“巇巇”,危險的樣子。

  [144]瀄(jié):水波相擊聲。潺湲:水流的樣子。披颺流灑:形容江水洶湧,浪花四濺。

  [145]偃側:猶言東倒西歪。偃,仰躺。側,歪斜。沋沋(yóu)湲湲:形容魚鱉歪歪倒倒的樣子。蒲伏:同“匍匐”,伏地而行的樣子。連延:連續不斷。

  [146]踣(bó):跌倒。洄闇:神智不清的樣子。

  [147]恠:“怪”的俗字。詭觀:奇觀。

  [148]奏:進,這里是推薦的意思。資略:資望智略。

  [149]莊周、魏牟、楊朱、墨翟、便蜎(yuān)、詹何:這些人物都是春秋戰國時有資略的人。倫:輩,類。

  [150]精微:指精深微妙的道理。

  [151]孔、老:孔子老子。覽觀:審察,評說。籌:籌劃,計算。

  [152]據幾[jī]:扶着幾。幾:小桌。

  [153]渙乎:清醒的樣子。

  [154]涊(niǎn)然:出汗的樣子。霍然:忽然。

譯文


  楚國太子有病,有一位吳國客人去答候他,說:“據說太子貴體短安,略微賴點了嗎?”太子說:“仍是疲憊得很!謝謝你的關懷。”吳客趁機入言說:“現昨天下安寧,四方太平。太子在多壯之年,猜想是您長期貪戀安泰,日晝夜夜沒有控制。邪氣侵身,在體内凝固梗塞,甚至於心神不安,煩燥歎氣,情感惡劣象醉了酒似的。經常六神無主,睡不安定。心力虛弱,聽覺失靈,討厭人聲。精力散漫,美象百病都生。耳目昏治,喜怒無常。病久纏身不行,性命即有危險。太子是否有這種症狀呢?”太子說:“謝謝你。靠國臣的力氣,使我能享蒙富貴,以至於常常得此病症,但還沒有到你所說的這種田地。”

  吳客說:“現在那些貧賤後輩,必定是住在深宮内院,内有照顧日常生活的宮女,外有背責教導輔導的師傅,想與其别人交游也不可能。飲食是溫厚淳美、苦甜酥脆的食物和沃肉烈酒;穿戴是重重叠叠的輕軟細柔、溫暖厚名的衣服。這樣,便使象金石那樣的堅量,尚且要消溶松解呢,更何況那觔骨組成的人體啊!所以說,放盪耳目標嗜欲,恣免肢體的安適,就會侵害血脈的和暢。沒進都乘坐車子,就是麻木癱瘓的兆頭;常住幽邃的住宅、清涼的宮室,就是傷冷和中暑的媒介;貪戀女色、沉淪情欲,就是殘害生命的害斧;甜食脆物、肥肉烈酒,就是糜爛腸子的毒藥。現在太子皮膚太細嫩,四肢不靈活,觔骨疏松,血脈不暢,四肢擧動無力。前有越國的美母,後有齊邦的才子,往來游玩吃喝,在幽深的祕室里盡情與樂。這幾乎是把毒藥應息美餐,和猛獸的幫凶戲耍啊。這樣的生涯影響未經很深遠,假如再長時光地遷延不改,那麼即便讓扁鵲來爲您醫治體内的疾病,巫鹹來爲您禱告,又怎麼來得及啊!現在象太子這樣的病情,須要世上的正人,見識淵博、常識豐盛的人,應用機遇給您念叨外界的事物,以轉變您的生活方法和情趣。應常讓他們不離您的身旁,成爲您的輔助。那麼沉溺的享樂、荒謬的心理、放肆的願望,還能從哪面來呢!”太子說:“佳。等我病愈後,就照你這話去幹。”

  吳客說:“當初太子的病,可以不必服藥、砭石、針刺、灸療的措施而亂惡,可以用中肯的輿論、精妙的情理勸告而打消,你不想聽聽這樣的話嗎?”太子說:“我樂意聽。”

  吳客說:“龍門山上的桐樹,高達百尺而不分杈,樹幹中積累良多盤曲的紋路,樹根在泥土中向四處延長而擴大。上有千仞的頂峰,下臨百丈的深澗;湍急的逆流沖擊搖盪着它。它的根一半已死一半還活着。冬天寒風、雪珠、飛雪侵凌它,夏天閃電霹靂觸擊它,早上則有黄鸝??在它上面鳴叫,薄暮則有失偶的雌鳥、迷路的鳥雀在它上面棲身。孤單的黄鵠凌晨在桐樹上啼叫,?雞在樹下飛行悲鳴。在這樣的環境中秋去冬來(曆盡歲月),讓琴摯砍伐桐樹造成琴。用家養的繭絲制成弦,用孤兒的帶鉤做裝潢,用養了九個孩子的寡夫的耳環制成琴徽。讓師堂彈奏《暢》的琴曲,讓伯子牙來演唱。歌詞說:‘麥子抽穗出芒時野雞在凌晨飛翔,飛向空穀分開枯搞的槐樹,依傍在峭拔之處,下臨崎嶇的溪澗。’飛鳥聽到歌聲,斂翅不能飛去;野獸聽到歌聲,垂耳不能行走;??、螻蛄、螞蟻聽到歌聲,張嘴不能向前。這是天下最動聽的音樂。太子能勉強起身來聽嗎?”太子說:“我病了,不能去聽啊。”

  吳客說:“煮熟小牛腹部的肥肉,用竹筍和香蒲來拌和。用肥狗肉熬的湯來摺衷,再鋪上石耳菜。用楚苗山的稻米做飯,或用菰米做飯,這種米飯摶在一塊就不會散開,但進口即化。於是讓伊尹負責烹飪,讓易牙協調滋味。熊掌煮得爛熟,再芍藥醬來調味。把獸脊上的肉切成薄片制成烤肉,鮮活的鯉魚切成魚片。佐以秋天變黄的紫蘇,被秋露浸潤過的蔬菜。用蘭花泡的酒來漱口。還有用野雞、家養的豹胎做的食物。少吃飯多喝粥,就像沸水澆在雪上一樣。這是天下最好的厚味了,太子能勉強起身來品味嗎?” 太子說:“我病了,不能去品嚐啊。”

  吳客曰:“鍾代一帶生產的雄馬,年齒恰當時用來駕車;跑在前頭的像飛鳥,跑在後面的像距虛。用早熟的麥子豢養它,使它性格浮躁。給它套上堅固的轡頭,讓它在平坦的路上奔馳。在這時讓伯樂在前後察看,讓王良、造父來馭馬,秦缺、樓季做車右。這兩集體,在馬授驚時能把馬制服,在馬車翻倒時能扶起車。用這樣的馬車去賽跑,可以下下千鎰的賭注,可以日新月異。這是天下最好的駿馬了。太子能勉強起身去騎它嗎?” 太子說:“我病了,不能去騎啊。”

  吳客說:“登上景夷台,南看荆山,北望汝水,左點是長江,左邊是洞庭湖,這種游觀之樂盡無僅有。在這時讓博教擅辯的士己,考定山川的標原,貧絕草木的名稱,譬喻叙事,選詞制句,以種相連。周游縱覽之後,在虞懷宮中陳設酒宴。宮殿的歸廊四周相連,台鄉沉疊,色澤深綠,氣象繽紛。車路接錯,護城河波摺。溷章、紅鷺、孔鳥、?鵠、?雛、??之類的鳥,或冠毛蔥綠,或頸毛姹紫。雄鳥取雄鳥羽毛漂亮,叫鳴動人。魚兒在水中跳躍,豎訖鰭翼,振動鱗片。河水喧擾,? 蓼叢生,蓮花芳香。河邊的柔桑、柳樹,或葉色單一,或枝條發紫。苗松、豫章樹,枝條高達天涯。梧桐、棕櫚,遙眺望去,蔚然成林。草木芬芳,在風中混跟。枝條撼曳,或現或現。列臥縱酒,縱口娛樂。讓景春來勸酒,讓杜連來吹打。味道純舊,食物交織全齊。精選美色娛悦心綱,淌美的歌聲悦耳動心。於是唱起《激楚》的短促的聲調,彈奏鄭、衛的動聽的樂曲。使先施、徵舒、陰文、段幹、吳娃、閭娵、傅奪這樣俊男美父,裙裾混淆,領髻散啟,秋波暗迎,情義相許;這些我以引源水洗身,以杜若臭體,身上如披一層厚霧,臉抹蘭膏,衣着燕服去侍奉。這是地下最奢靡富麗、浩博隆重的宴樂了。太子能委曲伏身來吃苦嗎?” 太子說:“爾病了,不能去享樂啊。”

  吳客說:“我要爲您征服騏驥,駕起開有窗戶的輕巧獵車,您坐在這雄馬拉的車子上,右邊帶着夏後氏箭囊里的勁箭,左邊帶着柘木制成的花紋弓,去到雲夢的林中,繚繞成長蘭草的池沼地帶奔弛,奔到江邊然後緩緩地前進。車輪在青蘋上漸漸輾過,迎面吹來微微清風。沉醉在春天的氣味當中,滿懷春意的心也爲之動盪。然後策馬追趕滑頭的飛禽,很多枝箭射中了輕捷的飛鳥。這時犬馬的本事施展盡致,野獸被追趕得腳力疲困,馬夫和車夫使盡了他們的智慧和技能;虎豹膽怯了,鷙鳥懾服了。奔馬響着項鈴,象魚一樣騰躍,象麋鹿一樣角逐,腳踐?兔,蹄壓麇鹿。動物被追得汗流於身,口沫下掉,到處潛藏,窮途末路,沒有受傷而活活嚇死的野物真實足以裝滿侍從的車子。這是打獵最壯觀的景象,太子能勉強起來去游獵嗎?”太子說:“我病了,不能去。”然而這時候太子眉宇之間露出了怒色,並逐步擴鋪,簡直充滿整個面部。

  吳客見太子有愉快的臉色,就進一步說:“烏夜出獵,火光燭天,兵車象迅疾的雷聲一樣轉動。旌旗高擧,旗上裝飾的鳥羽、牛尾整潔而紛紛。車馬往來奔馳競逐,人人憧憬得到野味而奮勇爭先。獵獸的圍欄和燃燒過的野地又寬又廣,遠遠地望去才可看到它有邊沿。那毛色純一、軀體完全的獵穫物,把它供獻到諸侯眼前。”太子說:“說得好!我願意再聽你說。”

  吳客說:“這還不說完。在這叢林深澤之間,煙蒸雲騰一片陰暗,家牛老虎一起呈現。打獵的人堅毅武勇、十分強悍,他們脱衣含體,棄車親自擒搏野獸。隻睹銀白的刀刃閃閃發光,長盾大戟犬牙交錯。打獵停止,依照穫棄獵物多鰥記載功績,犒賞金銀和布帛。壓平川上的青蘋,展開杜若,爲擊獵的民員設宴慶過。濃濃的美酒,可心的魚肉,烹煮膾炙的食品,用來招待好賓貴客。大野一齊斟謙羽觴,起身祝酒,賓客們的豪言壯語動聽動聽。語言信誠果必而不悔改,逢事或許可或謝絕皆很堅定。堅貞信誠的表情,就象鏤刻在金石上一樣。人們抬聲歌頌,熱鬧歡吸,涓滴也不覺得厭倦。這恰是太子所愛好的,您能勉強起來去游玩嗎?”太子說:“我很違心和大家一起去,隻怕成替各位大婦的包袱。”不外,太子有想起身的樣子了。

  吳客說:“咱們將要在八月十五日,和諸侯及遠方來的敵人兄弟們一起去廣陵的曲江觀濤。始到時還未曾看到江濤漲起的蹟象,不過看到水力所到之處,就足以使人驚駭異樣了。當看到那後浪拉前浪的狀態,浪頭高高揭起的情況,波濤激盪紛亂的情景,水流結聚回轉的勢態,水勢到處沖激的氣力,即使有心多謀略、言辭迅速的人,也相對不能刻畫出由於波濤而構成的這種壯景。既是那麼浩盪無邊啊,使人恍惚難辨;又是那樣波瀾壯闊啊,叫人大驚失色;波浪滾滾滔滔啊,發出汩汩的喧聲。時而迷茫一片啊,令人眼花;時而奇峰崛起啊,何等壯觀;那水勢浩瀚深廣啊,那江濤超越曠遠。集中留神力從南山之下一直望到東海之濱,隻見江濤洶湧,與天相交,竭盡念慮吧,請去設想哪里是濤水的止境。流覽無窮無盡的江水,將心神歸向日出之處。那江濤急快地跟着汩汩的水流往下游流去啊,興許沒有人曉得它將流到哪里才會停歇。有時那泛濫的浪頭流轉彎曲啊,突然又糾結奔流不再回頭。浪濤沖到朱汜又向遠處流逝啊,使人見了心虛煩悶精神更加疲倦。觀濤之後,全部晚上都情意狼藉啊,直到天黑才幹把心發起來堅持情緒平穩。於是胸中經過盪滌,五髒經過洗滌,手足沖洗得更加清潔,顏面發齒也洗得更添雪白光明。颺棄了安勞怠惰,消除了污垢齷齪,使困惑不清得以辨别決斷,使耳朵眼睛也由此通透晶瑩。在這種情形下,縱使有久病不起,患有惡疾的人,尚且要將駝違伸直,跛足抬起,瞽目張開,聾耳通承而來觀瞅這江濤的雄偉景象,何況隻是胸中小小的沉悶、傷食於肥肉烈酒的人呢!所以說,這江濤對啟示傻蒙、解除昏惑,切實不值得一提啊。” 太子說:“太好了。既然如斯,那麼江濤畢竟是一種什麼景象呢?”

  吳客說:“這不見於記錄。但我從老師那里聽說,江濤似神而又非神的特色有三條:一是濤聲似疾雷,聞於百里之遠;二是江水倒流,淡水潮跌往上灌;三是山穀吞吐雲氣,日夜不斷。江水滿溢,水流湍急,波浪洶湧。那江濤開端湧現的時候,山洪飛瀉而下,似文鷺向下翱翔。稍進一步,水勢浩浩大盪,皂茫茫一片,象白馬駕着豔車,車上弛設着車蓋帷幔,當波濤洶湧亂雲個别滾來,繚亂的樣子就如雄師奮起打扮服裝列隊向前。當波瀾從兩旁蓋騰舒起,飄飄颺盪的樣子就象將軍坐在輕車上帶領部隊作戰。駕車的是六條蛟龍,追隨在河神的後面。又好似一條紅色長虹在奔跑,前後持續不斷。潮頭高大,浪頭相隨,相互激盪,象軍營壁壘重叠而又牢固;其混亂紛紜,又象人多馬眾的軍走。江濤轟鳴,奔跑洶湧,其勢利不可擋。望那泊岸的二旁,更是水勢洶湧,汪洋一片,左沖左突,一會兒向上沖擊,一會兒往下跌降。好似勇壯的士兵,奮勇突進而無所害怕。潮水拍打岸壁,沖擊渡口,流遍江灣,注滿水曲,逾越堤岸,漫出沙堆。撞着它就要逝世滅,擋住它就要損壞。波濤開初時從或圍那處所的水邊動身,碰到山隴而回轉,碰到川穀而分流,到青篾打着鏇渦,經由檀桓時象戰馬銜枚無聲疾進。再徐慢流功伍子山,始終遠奔到叫作胥母的戰場。它超越赤岸,掃向扶桑,桀驁不馴,如疾雷迅言,直奔後方。江濤確切發奮了它的英武,既象示威,又象發怒。咆哮嘶鳴,如萬馬飛躍。轟轟隆隆,似擂飽震天。水勢因碰壁而怒起,清波果彼此超出而升騰。大波奮起震動,交戰在藉藉的隘口。鳥來不疊騰飛,魚來不及回轉,獸來不及回避。水勢浩渺勁健,波湧似飛雲亂翻。江濤盪擊南山,回身又抵觸觸犯北岸。搗毁了丘陵,盪平了東岸。多麼危險如許恐怖啊,它沖毁堤岸,損壞池塘,直到穫得決議性的成功之後剛才罷戚。而後流水激盪磅礴,浪花飛濺不息。任意泛濫,已到極點。魚鱉不能從主,腹腹倒置高低翻覆,爬行而行,銜接一直。水中神物可怪可信,難以盡述,簡直叫人驚倒在地,嚇得神志不清,喪魂失魄。這是天下怪異常見的異景,太子能勉強起來去欣賞它嗎?”太子說:“我還有病,不能去。”

  吳客說:“那麼我將給太子進薦博學而有實踐的人中最有資望智略的,就象莊周、魏牟、楊朱、墨翟、便?、詹何一類的人物。讓他們談論天下高深奧妙的道理,亮辨萬事萬物的是非曲直,再請孔子、老子這類人物爲之審察評說,請孟子這類人物爲之謀劃合計,這樣一萬個問題也錯不了一個。這是天下最切要最精妙的學說啊,太子豈非想聽聽這些嗎?”於是太子扶着幾案站了起來,說:“你的話實使我釋然蘇醒,好象一下子聽到了聖人辯士的言論了。”太子出了一身透汗,溘然之間病症全消。

賞析


  《七發》是一篇奠定大賦虛構誇張、排比鋪陳典型特點的開風氣之作。《文心雕龍·雜文》雲:“枚乘豔,首創《七發》。腴辭雲構,誇麗鳳駭。”“腴辭雲構,誇麗鳳駭”正表現了枚乘時代漢帝國經濟文化已達到相當的程度。其描寫楚太子宮廷的衣食住行音樂歌舞駕車行獵均是壯麗之極,特别是寫登景夷之台“南望荆山,北望汝海,左江右湖”與“諧諸侯、兄弟、朋友”“往觀乎廣陵之曲江”兩段,物象紛呈,氣勢恢弘。如此視野,如此筆力,正是漢帝國統一強盛的反映。《七發》在多方面奠定了漢大賦的基礎,正如許多論著所指出,它的開創性表現在這樣幾個方面。、第一,《七發》是在一個虛構的故事框架中以問答體展開的。它假托楚太子因安居深宮、縱欲享樂而導致臥病不起,“吳客”前往探病,說七事以啟發之(《七發》之名即由此而來),最後以“要言妙道”的吸引力使楚太子病愈。這個虛構的故事框架雖然很簡單,卻擺脱了描述實際事件、抒發由此產生的感想的限制,使作者能夠自由地選擇和表現自然與社會生活内容。以後的大賦,也多采用這種虛構框架和問答體的形式。當然,相傳爲屈原作的《漁父》、《蔔居》及相傳爲宋玉作的《風賦》、《登徒子好色賦》等,已經是這樣的面貌;但這些作品真偽尚無法確定,因此也無法推斷其寫作年代,我們還是應該重視《七發》的這一特點。運用虛構手段,對於漢賦的發展有着極重要的意義。

  第二,《七發》脱離了楚辭的抒情特征,轉化爲以鋪陳寫物爲中心的高度散文化的文體。這篇賦的基本内容,就是以美麗的語言竭力描述音樂、美味、車馬、宴游、狩獵、觀濤六方面的情狀(所謂“七發”,實以此六事爲主),最後引申到賢哲的“要言妙道”。劉勰《文心雕龍??詮賦》說:“賦者,鋪也;鋪采摛文,體物寫志也。”雖然楚辭中也有較多鋪陳的成分,而《招魂》尤爲突出,但劉勰爲賦所下的定義,隻有對《七發》以後的賦才是充分適用的。與鋪陳的特征相適應,《七發》的文句,也改變了楚辭文句富於變化,多用虛詞和語氣詞的特點,使用排比整齊的句法,使語言本身更具有形式上的美感。

  第三,《七發》所鋪陳的内容,從多方面開拓了文學的題材,這些題材在後來的賦作中得到進一步發揮。在枚乘以前,《招魂》中對音樂歌舞以及宴游景象已有較多的描寫,《七發》繼承了《招魂》而表現得更爲集中、豐富和細致;對狩獵、觀濤、車馬的描寫,則是前所未有的。以後司馬相如子虛賦》、《上林賦》中關於游獵和酒宴場面的描寫,可以看作是對《七發》第四節(宴游)、第五節(狩獵)的擴充與發展;王褒專寫樂器和音樂的《洞簫賦》,可說是對《七發》第一節(音樂)的發展;《七發》中寫海濤的第六節,則啟迪了後來木華海賦》、郭璞江賦》等江河湖海題材的辭賦。

  第四,《七發》已經出現道德主題與審美主題的矛盾,出現“勸百諷一”的現象,這也成爲後來漢賦的基本特征。《七發》開始一大段,寫“吳客”問“楚太子”疾,指出内宮淫糜安逸的生活是致病之由,並提出要以“要言妙道”來治病,帶有一定的批判性。但隨後鋪陳的七件事,卻有六件是渲染聲色犬馬之樂;最終歸結到“要言妙道”,僅僅是很空泛又很簡短的一小節。事實很明顯,《七發》的重點不是說理,也不是批判,而是展示各種令人向往的生活嗜欲,並以語言的形式,將這些素材創造爲新鮮的文學美感。在人類文化中,克制欲望的道德要求,與滿足欲望的享樂要求,始終是一對深刻的矛盾。兩者之間的合理平衡,更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七發》在這方面,並不打算作深入的思考,隻是以很高尚卻很空洞的“要言妙道”作爲道德上的立足點,然後展開它的鋪陳部分。這個簡便的方法,爲後來的賦家所利用。隻是隨着儒學定於一尊,把“要言妙道”改變爲“引之節儉”。

  《七發》既奠定了典型的漢代大賦的基礎,又是辭賦中特殊的一支——“七”體的開創之作。清代平步青統計,自枚乘以後到唐代爲止,“七”體辭賦有目可查者四十多家;唐以後仍有仿作,隻是其中少見出色者。 (文章來源:章培恒《中國古代文學史》上卷第二編第一章第二節) (西漢文學)
  傅玄《七漠序》說:“昔枚乘作《七發》,而屬文之士若傅毅劉向、崔馬因、李尤、桓麟、崔琦、劉梁、桓彬之徒,承其流而作者紛焉。”據清代平步青統計,自枚乘以後到唐代爲止,“七”體賦有目可查者就有四十多家,唐以後亦多有仿作。當然,後繼者沒有一篇能夠和《七發》相提並論,《文心雕龍·雜文》說:“自《七發》以下,作者繼踵。觀枚氏首唱,信獨拔而偉麗矣!”“賦家之心,苞括宇宙,總覽人物。”

古今點評


  1.枚乘摛豔,首制《七發》,腴辭雲構,誇麗風駭。蓋七竅所發,發乎嗜欲,始邪末正,所以戒膏粱之子也。 (劉勰《文心雕龍·雜文》)

  2.枚乘作《七發》,創意造端,麗旨腴詞,上薄《騷》、“些”(編者按:“些”指《招魂》),蓋文章領袖,故爲可喜。其後繼之者,如傅毅《七激》、張衡《七辯》、崔骃《七依》、馬融《七廣》、曹植《七啟》、王粲《七釋》、張協《七命》之類,規仿太切,了無新意。(洪邁《容齋隨筆》卷七)

  3.聖人辯士之辭,皆具貌似策土,純用六義比興,千古奇作。合之爲巨制,析之各爲小賦。楚人之遺則,源亦以《招魂》、《大招》出耳。 (李兆洛《駢體文鈔》卷二十八)

  4.枚乘《七發》,出於宋玉《招魂》。枚之秀韻不及宋,而雄節殆過之。 (劉熙載《藝概。賦概》)

  5.這是我國文學史上第一次對潮水(也可以說對“水”)所作的最生動的描寫。它比宋玉《高唐賦》中對山水的描寫要具體、形象得多,而與《風賦》中對大王雄風的描寫有異曲同工之妙。其注意描寫的層次、傳神雖與《風賦》同,而其所用比喻、重叠詞和雙聲叠韻詞之多,則與《風賦》異,與《高唐賦》近。這正體現漢賦發展在藝術上的一種趨勢。 (馬積高《賦史》)

  6.《七發》確實詞藻繁富,如雲之集聚,似風之飛馳。《七發》在詞藻上比《鵩鳥賦》華美多了,在内容上由說理演變爲叙事寫物,是一篇完整的漢賦形式,漢賦的正式成立,應當從枚乘《七發》開始。 (聶石樵《先秦兩漢文學史》)

作者簡介

枚乘(?~公元前140?)西漢辭賦家。字叔。淮陰(今江蘇清江市西南)人。初爲吳王劉郎中,吳王有叛心,枚乘上書諫勸,吳王不聽,於是枚乘投奔梁孝王劉武。景帝時,吳王參預六國謀反,枚乘又上書勸阻,吳王仍然拒絕了他的勸告,最後兵敗身死。枚乘也因此而知名。“七國之亂”平定後,景帝拜他爲弘農都尉,他不願做郡吏,稱病離職,仍舊到梁國,爲梁王的文學侍從。據《漢書·藝文志》,枚乘有賦9篇,今傳賦3篇,其中《七發》見於蕭統《文選》、《柳賦》見於《西京雜記》、《梁王菟園賦》見於《古文苑》。後兩篇前人疑爲偽作,公認可靠的隻有《七發》1篇。徐陵《玉台新詠》載有《雜詩》9首,指名爲枚乘作。劉勰稱“古詩佳麗,或稱枚叔”(《文心雕龍·明詩》),蕭統《文選》列爲無名氏作。後人多依《文選》,認爲非枚乘作品。《隋書·經籍志》有《枚乘集》2卷,已散佚;近人輯有《枚叔集》。

《七發》與歷史上的錢塘潮


  農曆八月十八,錢塘大潮蔚爲壯觀,爲8年來最大潮湧。當我們讚歎錢塘潮波瀾壯闊、排山倒海的時候,可曾想到颺州的廣陵潮也曾聲名遠播。市水利專家徐炳顺說,早在唐代中葉以前的數千年間,颺州鎮江一帶的長江廣陵潮比後來的錢塘江潮更加波瀾壯闊,隻是在1200多年前的唐代後期消失了。

  《七發》最早記載廣陵潮

  “廣陵”是颺州的古稱。在秦漢之際,發生在颺州、鎮江一帶的廣陵潮已經成爲一大奇觀,使許多文人騷客留下傳世詩篇。我國歷史上最早描寫廣陵大潮的,可追溯到2200年前西漢大文學家枚乘的《七發》:“春秋朔望輒有大濤,聲勢駭壯,至江北,激赤岸,尤爲迅猛。”說漲潮之時“狀如奔馬”、“聲如雷鼓”、“遇者死,當者壞”。就連觀潮的時間也與現在的“八月十八錢塘觀潮節”大致相同,都是在中秋之際,月球引力導致潮水最高最大。除了枚乘的《七發》最早描寫廣陵潮外,東漢思想家王充在《論衡·書虛篇》中寫道:“廣陵曲江有濤,文人賦之。”三國時期,魏文帝曹丕看到廣陵潮,曾驚歎:“嗟呼!天所以限南北也。”南朝樂府民歌《長幹曲》提到:“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搖。妾家颺子住,便弄廣陵潮。”《南齊書》記載:“土甚平曠,刺史每以秋月多出海陵(今泰州一帶,時屬颺州管轄)觀濤,與京口對岸,江之壯闊處也。”

  但是,到唐朝以後,廣陵潮便逐漸小了。詩人李頎有詩:“鸕鶿山頭片雨晴,颺州郭里見潮生。”大詩人李白在《送當塗趙少府赴長蘆》詩里也寫道:“我來颺都市,送客回輕舠。因誇楚太子,便睹廣陵潮。”有詩仙美名的李白素來豪放,是浪漫主義者,但是他卻隻用“便睹廣陵潮”這樣平淡的詩句來描繪,可見當時的廣陵潮已經失去了昔日的磅礴。在唐大曆年間,廣陵潮完全消失。

  廣陵潮已消失1200餘年

  那麼廣陵潮是如何形成,又是如何消失的呢?現代學者從科學的角度研究認爲,廣陵潮是颺州歷史地理上特定條件下一種罕見的自然景觀。

  現代學者從科學的角度研究認爲,2000多年前,當時颺州的長江段也和現在的錢塘江一樣,有着生成大潮的地理條件。幾千年前,颺州位於長江和大海的交匯處,“襟江帶海”,地理位置有些類似於今天的上海。長江入海口也是“喇叭口”形,颺州與江對面的鎮江焦山形若雙闕,亦稱“海門山”,江面比較狹窄,形成 “陵山觸岸,從直赴曲”的地理態勢。颺州以下驟然開闊,散布沙洲,海潮上溯到此處,江的寬度和深度都向上游急驟減小,成爲漏鬥狀,能量與水量聚集,水體急速上漲,於是形成奔騰澎湃的潮湧。

  西漢枚乘的《七發》約寫於公元前二世紀中葉,正是廣陵潮全盛之時,也是颺子江地形最適合潮湧發育形成的時期。後來,由於長江挾帶泥沙在入海口日益淤積等原因,海岸線不斷向海洋延伸,長江入海口日漸東移,颺州的地理位置逐漸遠離出海口,形成潮湧的條件越來越弱,到了唐代,廣陵潮就逐漸銷聲匿蹟了。現在學者一般認爲,廣陵潮完全消失是在唐大曆年間,即公元766年—779年之間。

  滄海桑田,物換星移。今天的颺州是一座沿江内陸城市,距離海岸有幾百里之遙,幾乎見不到潮湧現象。至今,長江口也隻在崇明島北側一帶偶有湧潮出現,但氣勢和規模都已很微,與當初的廣陵潮有天壤之别。

毛澤東號召讀《七發》


  毛澤東號召讀《七發》。 石刻如下内容:“開國不久,國事日隆,不少人陶醉於紙醉金迷、歌聲舞影之中。毛澤東主席在一次高層幹部會議上發出警告:有些人在生病呀!病得很厲害,不是打針吃藥能夠治好它,請讀一讀兩千多年前一位大文學家枚乘的文章——《七發》。頓時,全國形成了《七發》熱……”

'소요유' 카테고리의 다른 글

비룡은 구름을 타는가?  (0) 2012.09.17
羅織經  (1) 2012.09.17
기득권  (2) 2012.09.11
七發  (5) 2012.08.21
진상(眞相)  (0) 2012.08.20
독사에게 손가락을 물리면, 장사가 팔을 절단하듯이  (0) 2012.08.19
A4 한 장 공간  (8) 2012.08.19
Bongta LicenseBongta Stock License bottomtop
이 저작물은 봉타 저작자표시-비영리-변경금지 3.0 라이센스에 따라 이용행위에 제한을 받습니다.
TAG ,
  1. 2012.08.21 16:51 PERM. MOD/DEL REPLY

    비밀댓글입니다

  2. 은유시인 2012.08.21 21:14 PERM. MOD/DEL REPLY

    뭐가 뭔 말인지 하나도 모르겠습니다.

  3. bongta 2012.08.21 21:59 신고 PERM. MOD/DEL REPLY

    한나라 매승(枚乘)의 글입니다.
    뜻이 깊어 이리 새겨 두고자 합니다.

    그런데 희소식 하나가 있습니다.
    며칠전 둥지를 떠난 아이들, 그 식구들을 보았습니다.
    도합 다섯인데,
    애초 새끼 다섯, 나중에 발견된 아비까지 합쳐 어미를 아우르면 총 일곱입니다.

    당시 둥지를 제가 엿보았을 때는 이미 새끼 다섯 중 둘은 아니 보이고 셋만 남아 있었는데,
    어미, 아비와 이들 새끼 셋을 보태면 도합 다섯이됩니다.

    이들 다섯이 하우스 근처에 함께 모여 다정하니 놀고 있는 것을 보았습니다.
    해서 조금 마음의 빚을 덜었습니다.
    하지만 나머지 둘은 먼저 분가를 한 것인지,
    변을 당했는지 모릅니다.

    제 딴에 다섯이 확인 된 것만으로도 시름을 덜어냅니다만,
    이게 다 제 마음 편하고자 하는 얄팍한 짓거리인 바라 조금은 마음이 편치 않습니다.

    하여 저들에게 넌지시 일렀습니다.
    얼마든지 열매를 따먹어도 좋으니 여기 머무르라고 말입니다.
    네 식구들에겐 free pass 금패(金牌)를 내어주니 오래도록 함께 하자꾸나.
    이리 일러 두었습니다.

  4. 은유시인 2012.09.08 10:16 PERM. MOD/DEL REPLY

    요즘 바쁘신가봅니다.
    하루 한두번씩은 이곳을 방문하는데
    새 글이 올라오지 않네요.
    비가 많이 내렸습니다.
    농사 피해는 없으신지요?

  5. bongta 2012.09.08 12:12 PERM. MOD/DEL REPLY

    안녕하십니까?
    죄송하게도 제가 최근 밀린 일이 있어 처리하느라 바쁜 편입니다.
    근일 내로 글로 찾아뵙도록 하겠습니다.
    여기 시골 동네가 외려 서울보다 더 재미나게도 별 일이 쉬지 않고 일어납니다.
    그 이야기를 풀어놓도록 할 예정입니다.

  댓글 쓰기